四点水战士

业余深夜诗人

【闪恩】太阳蛋套餐

#基本是睡觉打喷嚏时冒出来的傻梗


<<<

迦勒底食堂提供的太阳蛋套餐包括三只太阳蛋,和一颗水煮绿色花椰菜。

<<<


01

“啊——”

“啊啊!”

吉尔伽美什二人组大眼对小眼。

“为什么昨天晚上老头睡死之前没想到这么严重的问题!”

俗称幼吉尔的小动物跪倒在洗漱台前,他的头发下还沾着苹果味牙膏泡沫的气味,在他悲伤和头痛的揉搓下还来不及梳理的头发膨胀的就像金色仙人球。

“你居然在我之前有意见?”

“不可以吗!”

平常柔软又得体的声线变得暴躁起来,小同学举起了放在洗水台上蘸着颜料的红色小刷子,像是举着罪状陈词一样大喊:

“今天要吉尔伽美什给我画纹身啊!那个!吉尔!伽美什啊!”

“你好久没看到英灵退场动画了是不是……”

吉尔伽美什压低了黑暗的面孔层层逼近,不详的手腕一把掐住了那被青少年狠狠攥住的小刷子,空气里立刻传来了魔力震荡的声音,浴室里地瓷砖顺着他们的脚底噼里啪啦地扯开裂缝。

“我不要!我今天不涂了!”

“在你说了那句话后还觉得我会放过你吗……给我乖乖听话小垃圾……”

失败了,吉尔伽美什Lily在无耻的成年人的威力下失败了,他被人一手按在了马桶上兜住脑袋,深红色刷子朝他肩膀邪恶无比地伸过去——

“啊!!!果然画歪了啊!!”

具有魔法效力的颜料一沾上就剥落不下了,幼吉尔几乎颤抖地看着自己前胸像是被乌龟爪子划过的波浪红油漆大力地跳起来,他抬起头来忘了那得意洋洋的犯罪分子一眼,吉尔伽美什的鼻子仿佛要翘到天花板上——

“咦?一大早你去哪里抓鱼了吗,本王怎么看见两条如此滑稽的蚯蚓——哈哈哈哈哈哈哈啊哈”

无情的嘲笑在空荡荡的浴室里压迫了青少年最后一丝逆反的心理。

他爆发了,他反抗了,吉尔伽美什从地上跳了起来,精准无比地打开藏在架子上的紫色颜料罐子,颜料刷子在空气里闪出重影般的光,沉溺在传统笑声里没有注意的吉尔伽美什还没有反应过来,赤裸的前胸上就像是涂鸦墙壁一样被画上了硕大的两个叉——

“你——做了——什么!”

吉尔伽美什攥着青少年头发两边翘起的金色发翅大声问到,陷入焦灼地狱里的两个人已经彻底撕破明面上的关系了,幼年体展现了前所未有的乌鲁克王的歹毒口舌攻击,他挥舞着手里的紫色刷子大叫:

“明明已经不算未成年了结果卡牌上连O头都没有的!我给你画叉叉不可以吗!”

“吉尔伽美什!!!!”

“你也是吉尔伽美什!!!!”

彻底混乱优糟糕的战局拉开了,颜料水在寂静的早晨时间里涂满了战争双方的脸,伤痕累累,乱七八糟——


“你们在干什么?”

熬夜的过劳死光炮终于从他的休眠里清醒过来了,走进浴室的时候他甚至以为是路边两只垃圾堆里跑出来的野猫在他的浴缸里打架。

三只眼睛在空气里无声地交换了不成敬意的情报。

唯一干净的吉尔伽美什无声地抱着手臂看着这糟糕的一幕,接着连通卧室和洗手间的走廊上忽然响起le一阵拖沓拉长地声响,然后听上去睡不醒的声音传来了——

“有发生什么事了吗……吉尔?”

“不许看啊!”

浴室里绕在一起的两个家伙同时同刻大声喊道,哀叫的声音无情地影响到了门口他吉尔伽美什,他好心无比地立刻伸出手去,像是抵挡洪水一样坚固无比地按住了想要从一边窜出头来的绿色脑袋。

“诶?这样我一点都看不到了啊吉尔!”

浴室里赞美感激地举起了紫色和红色的拇指


——开玩笑,以为本王会同情你们吗?

从高处的,年长者的冰冷眼神里,倒在地上地彩色伽美什们读到了最后的讯息,抵住洪水的手臂一点一点地撤回了,门边探出了绿色的头顶,和金色的眼——

“不许看啊恩奇都!!!”



02

人类是和历史一起快速发展不断进步的东西,比起他们从一开始就足够腐烂不变的精神世界以外,他们创造物的世界就显得优秀文明太多了,这其中不乏过了千年的时光翻天覆地的神奇创造物。

比如酒精。

“我说——你们两个可以不要这样对我吗?”

“这不是你一直要的福利吗?”

“这是我们两个都不能做到的特权,你要学会珍惜。”

两个无耻又沉默的男人闭着眼移开了眼睛,他们在空气里酒杯碰了碰发出了清脆的声音。

被巨大的力量锁在怀里地未成年绝望地看了一眼那两个该死的金卡英灵,恩奇都压着他肚子和肩膀的力量已经越来越重了,在一刻钟之前他以为是吉尔伽美什们良心发现把他安排在了恩奇都位子边上,一刻钟之后他发现自己原来是高级人形抑制力魔法装置。

“恩,恩奇都……我快……”

……被你抱的窒息漏气脱水了。

“嗯……我知道的,你最可爱了!”

坐在桌子边上的两个人再一次点头干杯,丝毫不在意身边发生的可怕场景。

“啊……软绵绵的真的好可爱……”

醉了酒才会现界的特别版恩奇都正抱着他的小朋友,发出晕晕乎乎的酒精光芒。



03

“嗯?向运营提议更多职阶的恩奇都?”

吉尔伽美什翻了翻姑且算是master的女孩送上来的文件,带着学者眼镜的藤丸立香前所未有的认真仔细,笔记本上密密麻麻地是研究报告般细致的提议。

“同一人的如数原型还不够麻烦吗……不过恩奇都的话应该没关系。”

藤丸立香低下头来在肮脏的弓阶男人身边重重写下了“双标”。

“这个的话我有意见的!”

从沙发后突然蹦出来的幼年体大声叫道,他翻过了红色的沙发背一路滑到地毯上,然后张开双手大大地抡了一个一个圆圈:

“那个泥人版本的不是超棒吗!看上去超级可爱还能变成各种各样的东西!游乐设施!我的秘密基地!”

“别把恩奇都当你的高级乐高!”

吉尔伽美什大声拍了拍这未成年的天真脑袋,遭到痛殴的未成年愤怒无比地跑开了,藤丸立香愤怒地写上家暴两个字后带着探究的眼神望向——

“这种事情难道不是你们运营想好了来给我们挑选吗?恩奇都无论什么职阶都可以枚举成千上万个吧,比起这个先把礼装上的灵衣做好了实装才是大问题吧,别说按照惯例必须要冬木市的那群杂种先换衣服的,最近难道不是那个和谁都不认识的金色剑阶男人换衣服了吗?又是什么什么王……”

藤丸立香看着没法消停的男人默默把溜到嘴边的亚瑟王三个字塞回去了,他抱着本子四周看了看,像是在寻找什么。

“还有一个家伙你别去找他了。”

“诶?为什么。”

“别做多余的事了,你这残酷的橘子头杂种。”


<<<

如果奇迹不止一次地发生重演,那么当初足以致死的毒药悲剧也会变成神愚弄伟大灵魂的一场滑稽过场戏。


04

嗯?你想知道他们晚上怎么睡觉的。

当然是两个太阳蛋之间夹着一个花椰菜呀!

那剩下的伟大国王魔法师怎么办?

对于他来说,还有什么能比牵着情人温柔不消散的手掌沉眠更加令人安心满足的夜晚存在吗?


评论(13)
热度(367)

© 四点水战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