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点水战士

99%的内容都在题目里

期末啦我的作业真的做不完了.jpg
这两周大概没力气写PWP了啦

我仿佛躺着就能收到四面八方画手老人送来的瑞典天堂大礼,我自定义国庆日大家闪恩人纷纷放假半个月🙏

比作者本人还水的书籍推荐和其他

根本比我想的还要好学,我的班上怎么没有这么好学的小学生

前面一篇lo里我已经告诉大家我的记忆力超差平常也没有什么空闲去整理,所以这篇小书单推荐基本就是写到哪里算哪里的个人向,没有什么科普的价值和一定按照做的特效药,就当推荐一些我喜欢的作家和读书的方法给大家吧!

介绍之前呢我先和大家说一个我读书的总概括,我一般倾向的都是小说和诗歌的阅读,少涉猎个人传记类和散文杂谈之类的阅读,我本人把小说和诗歌作概括为一种“硬文学”而其他散文杂谈之类的则是“软文学”。硬文学的阅读最大的好处就在于,它是一种直接的阅读,小说的大量部分和诗歌里往往更加能够展现作者本人的一种激情和思考,从中可以流露出的是作者的一种自...

小信箱里真的非常多的好同学求书单和问神奇造句法的,但是我真没有钱钟书老先生那样每本书倒背如流的本事所以要列也只能想到哪里列哪里?这样的小论文书单你们真的想要吗吗!?!

奶油花吐司

吉尔伽美什睁开眼睛,空调打得很低的卧室里有开着缝的窗帘漏出来的阳光,他动了动手折起来把恩奇都横在他胸膛上的手臂挪开,还没有睡醒的人抱着松软的被子卷到床的另外一边去,在昏暗的阴影里看上去就像埋进雪堆里的幼年白熊,他踩着脱的满地都是的衣服走进浴室,门口的皮带和内裤差点绊倒了他一脚。
浴室里新买的香波实在是太香了,散了一个晚上还有腻人的气味,浴缸里放的洗澡水昨天忘记排空,明晃晃地反射出百褶窗的亮光来,他咬着带着泡沫的牙刷穿着一只大一只小一只黄一只绿的拖鞋翻着浴缸把窗户打开,猛然进来的风带着庭院里种着的无尽夏吹的浴缸里的水像是打着雨水般的波纹,他跪下来探手扒掉了浴缸下的塞子,漩涡流动的声音就像乱七八糟的...

【闪恩】落雨天

落雨天

#CP:吉尔伽美什X恩奇都

#最近着迷新的日系写法就混一混私设


<<< 

御主的私宅建成的时候是在暮春和初夏之交,巨大的庭院中间还没有开尽的桃花顺着灼热的雨水掉进曲折回环的池塘之间,天空骤降的雨水击打在中空的竹木建筑里会发出悠远弹回的声音,原本无声的庭院里立刻因为这突如其来的雨响起一派喧闹的响声。

恩奇都坐在架在水面上的开阔屋檐下,从竹编的雨棚上漏下来的水正好击打在他从浴衣下漏出来的小腿上,透明的蒸汽和液体的流淌让他在阴天里都抹着一层奇异的光,很远的地方有午睡惊醒的藤丸立香的声音,透过咚咚作响的地板音就能知道此刻他有多么痛苦,从来不...

【伯爵咕哒】沼

#爱德蒙·唐泰斯X藤丸立香(♂)

#我流日系私设||限制级R18


<<< 

在侵蚀凹陷的海边岩石上有着一棵瘦弱的樱花树,据说整个日本都只有这样的一棵,春日从海里升起来的时候虹色的花会坠落到温暖的洋流里,而后白色的泡沿着粗粒的沙滩将坠落的碎花推向礁石,像是粉色的人鱼在人类的岸边扔下的奇异鳞片。

但这个故事不发生在海边上,也和海没有任何关系,海边的悬崖旅馆过夜太昂贵,沙滩和礁石边上也没有像样的酒馆,粗糙的海风吹不出美人老板娘和靠脸降价的便宜清酒,这个故事应该发生在火车站边上的酒馆里,四不透风的昏暗屋子里烧着酒铜色的煤油灯,和海唯一相关的是在...

在阁楼的深处有两幅蒙着灰布的画像,他轻轻地揭开其中的一副,苍老而斑驳的画面上是腐虫和虫蜘啃食的痕迹,扭曲粘稠的邪恶液体里是挣扎的魔鬼哀嚎的嘶吼,他冰冷地盖上灰布遮挡住这出卖灵魂的证据,阁楼里落灰的铜镜上映出了他尽管穿透百年的历史尘埃,依旧年轻足以蛊惑一切人的脸,他转向另外一副蒙布的画像走去,嘎吱作响的阁楼腐木颤抖着支撑着他的行走。
他掀起灰色的纤维,镶着象牙和青金石镀金镶框依旧闪耀着耀眼的光芒,玻璃承载的相框里沉默的男人永远以永恒的寂静注视着他,混了鲜血和诅咒的颜料在百年之后让这消耗灵魂的画像依旧保持着蹦跳的活力,它将他脸上柔软的红色血管和金色的眼瞳都保存得像是一具存活的尸体。
他蹲下来,像是曾经...

匿名提问:

深夜激情提问,四点水老师是怎么能想到那些妙趣横生的句子呢,这都是些什么回味无穷的话语哇!

四点水战士 回答:

找一个天朗气清的日子吃一本书之后把吃剩的字和句子埋进花盆里之后过十天半个月就有了!!推荐大家都用这个办法!

从教堂附近的沙地骑脚踏车回家需要二十分钟的时间,他击打了足够多次的网球终于在暴晒下破烂地埋在了沙地里,一路上轰轰的落日烫着他晒黑了一个假期的皮肤,晒伤的红色脸颊上汗水像是曲型峡谷里的瀑布群一样低落下来,汗水蒸腾在最后一波的炎热空气里发出焦躁的声音。
他骑着比他还要大一点的脚踏车从高处的废旧公路上俯冲下来,风拍打着他灰扑扑的鸭舌帽发出蒸汽壶煮沸的啪哒声,两个轮子的钢铁动物在横生的断裂栏杆下把他抛落下来,接着他便越过这遮挡无忧无虑之人的黑色栏杆而去,只留下仍在惯性运动的轮胎持续不停的继续转动。
藏在棕榈科和水杉科植物间的二层楼房依旧昏暗,煮开又放冷的甜肉酱豆子塞在一大盒巧克力冰淇淋边上,厨房的水滴落得...

1 / 16

© 四点水战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