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点水战士

从不睡觉诗人



冬天寒冷的风从窗缝里吹了进来,吹的桌子上的四格漫画稿纸凉飕飕地吹开了,呆在第一个格的恩奇都有点担心地探出格子去,他刚才听见第二格的吉尔伽美什打喷嚏了。
他趴在那儿看不见格子里的吉尔伽美什,那一格打了乱七八糟的阴影贴了黑黝黝的网点纸,比他呆的那边要更冷一些。
想了半天第一个格的恩奇都还是不放心,他用尽力气把他格子的一边竖线拆了下来折弯了,然后拽了几根自己头发上的小小绿色线条,搭成了破破烂烂的线条梯子朝着第二格滑去。
他朝着阴暗的网点和阴影里跑了过去,然后拖长了自己衣服上的线条,把冷冰冰打出了一串喷嚏文字泡的吉尔伽美什抱进怀里。

第二天的时候四格漫画的作者看到了他被风吹的乱七八糟的稿子。
第二格里变了形的恩奇都和湮没在文字框里的吉尔伽美什相拥着睡出了一个他本来不想编成的快乐结局。

———
作者又在桌底捡到了一张插画草稿。
他掉的太早了,藏在黑暗里,以至于恩奇都都没发现还有一个人也打了一夜的喷嚏。
文字框盖满了他。
绿色的线条梯子却通不往他悲伤的结局故事。

评论(2)
热度(156)

© 四点水战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