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点水战士

业余深夜诗人

堂吉柯德式恋爱

亚瑟冲着面前的女士自然下跪的时候,他所不熟悉的那群圆桌正像打开的鸵鸟毛扇一样散开,他原本想象着这位美丽的女士是哪座分散的城堡里的小主人也好,仕女也好,哪怕佣人也好。
但事实告诉他这一波还是想错了,看这中轴式的夸张待遇,女公爵或者年轻的女主人才差不多。
在这瞬间亚瑟实际上退缩了,反省了,他仔细地思考了一下是不是现在得退缩收起剑柄像是盗贼一样躲进外面的玫瑰花园里,等到月亮升起来的时候才踱步到这奇妙百合的二层石头闺房底下,这里的风俗是唱歌还是念诗呢……算了吧,他亚瑟王好像没有学过这样必胜的招数。
于是他还是像所有愚蠢又愚蠢的堂吉柯德一样,在红毯之上的单膝下跪行骑士礼,甲胄磕在地板上发出咚的巨响时,他听见那一排扇形的男人脸色大变的群声。
杀气腾腾,悲伤至极,惊恐万分。
这群其实都是傻子吗,亚瑟跪在地上悄想着,面对这样的女公爵或女主人还不下跪求爱,简直是一群没风度的乡下人。
“美丽的女士,我……”
——我对您一见钟情,您像优雅的百合花,纯净的水仙,不屈的幽兰,宁静的湖水……
“远方而来的骑士啊,无需多言,我已经看透了您的来意,请站起来吧!无论怎样的屈辱和背景,都不至于你向未主之人下跪……”
——她在说什么,她在说什么,她真的理解……
“来吧,向我叙说吧……只要您与您的主人不屈骑士之礼,不违骑士之法……我亚瑟王,不列颠之主一定……”
阿尔托莉雅从王座而下,阳光反射着她头顶的皇冠,像是天神降下的帽子,第一次送入了亚瑟的眼里。
“一定会带领不列颠的圆桌骑士,为您夺回属于您的荣耀。”
亚瑟头昏脑胀地被王扶了,他一度以为这世界是虚伪的,是不正常的,是梅林在他的梦里织的网。
然而一瞬间大殿里忽然传来了男人忍不住的笑声,那笑声很熟悉,又不熟悉。
像是他三天前犯了错时,崔卿讥讽又真情地嘲笑。

亚瑟王骑着堂吉柯德的瘦马穿过一道湖泊,接着遇见了花丛里的亚瑟王。

评论(16)
热度(210)

© 四点水战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