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点水战士

从不睡觉诗人

唉做梦梦到寒冬腊月的时候乌鲁克家老中青三个闪造早上起床一起穿着厚衣服绑着鞋带出去遛弯锻炼,小朋友老头子锻炼身体,中二病冻冻脑子顺便把嘟嘟的狗给溜了
恩奇都偶尔愿意的话会爬起来迷迷糊糊一边被狗牵着跟着他们三个跑,但是很多的时候冬天冬眠赖床早上删巴掌都起不来那种,于是老中青三个闪公园遛弯回来还会一起跑去给他带早饭,每天买什么都没法统一只好三个人意见都买了,每个人提着一大袋早饭,一回头能看见隔壁家埃及三人组正抱着兴趣口味审美都完全统一的早饭投去可怜的目光。
三个闪和三人组早晨问好聊天,老的和摩西聊天,两个中二马路边上笑起来,幼闪伸出手来接尼菲大姐姐口袋里的零食和糖果。
在乌鲁克组和埃及组聊天的时候,圆桌的阿格贵文正骑着三轮车买圆桌早饭送回去,其实圆桌买早饭还是值班的,每个圆桌轮一天买饭,王给他们敲个打卡印章,剩下几天都交给阿格,所以每个月里看见他的几率是最大的。
乌鲁克的三个闪会在早饭正好温度的时候回家,迷迷糊糊的恩奇都会打着哈欠给他们开门,遛过弯很兴奋的狗会扑上来和他玩一会,头发都乱七八糟地蓬起来的时候,老的那个就要喊恩奇都去吃早饭。
桌子上放了一堆的早晨的食材。

还有闪亮的糖果饼干,泡好的牛奶和一只苹果。

评论(8)
热度(253)

© 四点水战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