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点水战士

从不睡觉诗人

“在中国的神话里,人是由一名女神捏泥巴捏出来的。”
“啊!”
童谣在“the 史上最枯燥因为错误要求邀请了二世茶会”上居然放下了茶杯,她从兜兜里掏出了一张白纸,然后迅速地在爆充的魔力下歪歪斜斜地画了三个人影。
“嗯?你在画什么……”
“成功啦!当当!三兄弟!”
二世有些头疼地凑了上去,画面上瘦瘦长长地画了三个人型,他从左边看过去,穿着长袍带围巾的人明显是他,只不过手心里抓着的会冒烟的棒棒糖让他不由自主地熄灭了嘴边的烟卷,第二个人影虽然是和他一样的发型,但是他还是透着胳膊上堪比姹紫嫣红小花园的纹身图案认出了这是燕青——
“你这是在画中国的英灵?但是这个是谁……”
他盯着最边上那个看上去像是杨柳树按了个亮片大眼睛的人形小心翼翼地开口问道:
“嗯?自己的哥哥都不认识了吗!他是……他是……”
“恩奇都哇!”
一旁明显对女性要素有天生吸引力的杰克立刻抢先回答道。
“嗯……要说我和燕青有关系,对于你们来说也算是勉强了……可是这和恩奇都先生又有何关?”
二世被这张颇具泼墨写意风格的图画搞的有些摸不着头脑,而且似乎他身体里的中国系部分更加想要代替他吐槽,以至于说出来的话都不由自主地老龄化了起来。
“嗯,是你自己说的呀,中国人都是泥巴糊的……你看,恩奇都不是捏泥巴里诞生的吗!而且是大泥巴人,老泥巴人,漂亮泥巴……难道不是兄弟吗!”
二世竟然不知道该如何应答,而此刻一旁观战的杰克也不慌不忙地跳出来补刀
“还有长头发!一摸一样的长头发!肯定是哥哥和弟弟!”
她的声音认真地仿佛是某个rider真正的老师的三段论,一瞬间二世竟然很想当着大家的面表演一下原地破满剪头。
“嗯,并不是你们所想……”
“啊,原来我们这么久都不知道大哥哥们是三兄弟呢!”
“是啊!看上去就像我们前几天看的故事!”
“啊,我也想起来了,那是妈妈晚上送我的新绘本!”
从史上最枯燥茶会中解放出来的女孩们已经彻底选择隔绝二世的解释,她们居然在一旁开启了即使是时钟塔年年优秀老教师都不会准备教案的题材,二世无奈地摸了摸额头——
三兄弟的故事,那必定是桃园三结义或者三剑客……
“是《三只小猪》啊!”
——怎么直接跨过人这个命题了
“您能跟我们说说你们三兄弟的《三只小猪》的故事吗!”
——怎么到了这里竟然连启蒙教学都不放过我了吗
“是的是的!拜托您了!”
二世望着女孩们闪动亮堂的大眼睛,流着汗缓缓地推后了一步。
“可……可以吧。”
“耶!!!”

“阿嚏!”
“嗯?你怎么了,感冒了吗?”
吉尔伽美什放下书来问忽然打喷嚏的恩奇都,然而话音刚落,他自己居然也骤然打了两个喷嚏。
“阿嚏。”
“你也感冒了吗,吉尔。”
“谁知道啊!”

【end】

接下来的一周,吉尔伽美什们总是感觉到前所未有的被两个小女孩讨厌和害怕了,她们无论何时看到他都会疯跑着边喊边叫
“是大灰狼来啦!我们要赶紧躲到房子里去呀!!”



————

在中国的诸君啊,我们都是嘟老师的兄弟姐妹!

评论(7)
热度(279)

© 四点水战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