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点水战士

业余深夜诗人

【闪恩】AB型

#吉尔伽美什X恩奇都

#非常傻屌又没有根据的ABO小故事


<<<

恩奇都和吉尔伽美什谈恋爱的之后才知道alpha这种东西有多么麻烦。

傍晚四点的时候他在公司的茶水间里泡可可,手底下的工作还有三分之一的样子,今天全部都做掉的话明天周末他便可以名正言顺地不参加周末加班活动日,然而可可粉倒在牛奶杯里的时候难得的平静和妄想便被打破了,门口挤过来一只毛色不均的中老年秃头。

“恩……恩奇都啊。”

“您有什么事吗?”

“alpha协会给我们公司打电话啦……就,你没有意识到有什么东西忘了吗?“

恩奇都被问得一头雾水,他的脑子里从早晨阳台上的洗衣机到门锁,地下车库里的山地车轮胎到午饭的三明治面包,确定没什么异常的时候他摇了摇头。

“唉……你最好还是多关心一下……你,你伴侣的身体状况吧。”

主管再一次擦干净了头上的汗水,他朝着这个看上去omega到同类望一眼都会嫉妒到发情的全金融圈瞩目beta,然后缓缓地为他拉开了门:

“吉尔伽美什先生的信息素都快把隔壁一栋楼的人都淹成窑子了……”

恩奇都的额角无奈地抽搐了半刻,他放下了手里的白熊茶杯只身走出了茶水间,经过主管身边的时候他的头发被穿堂风撩了起来,留在空气里的只有家里柠檬味道的洗发水的味道。


回到办公桌上的时候同组的后辈显然已经从快到起飞的信息网络上知道了这个劲爆的消息,他探出黑色的头发朝着事件相关的主角望了一眼,恩奇都仿佛一点都不担心自己伴侣身处狼窝虎穴似的,只是饱含可惜地看着差一点就完成的工作报表。

藤丸立香忍不住了,他小心万分地开口到:

“恩奇都前辈,您……您不担心吗?”

“担心什么?”

“就是……就是……吉尔伽美什先生的公司是不设职员性别限制的吧。”

他眨着眼脸颊莫名其妙地泛起绯红色的不好幻想,恩奇都望着这刚有了男朋友就满脑子黄色小说的beta小男孩,伸手关了电脑背上了包裹。

“现实不是你看的课外教材,立香。”

“可是!吉尔伽美什先生不是个alpha吗!”

“是啊,但是……”

恩奇都拿着请假单拍了拍立香的脑袋,然后边走边发出无奈又想笑的回复:

“我们对面公司的总裁,吉尔伽美什先生,是罕见的一亿分之一精神性对omega过激症状患者……”

——简单来说,他对omega的信息素气味无条件过敏。

甚至还会吐。


<<<

恩奇都走到楼下的时候司机已经开着车在等他了,后座里来不及清理的玻璃渣就像是一场打斗后的痕迹,满头大汗的beta司机有些抱歉地看了看他,然后抬脚油门便超速前行。

路过隔壁楼的时候恩奇都看见对omega专用救护组织的成员正在往外抬着隔离担架,看上去就像一场生化大爆炸。

大概晚一点的时候特殊性别权利组织又要疯狂给他发短信了。

然而比起这个,他更担心吉尔伽美什的老毛病。

司机先生把车开的像是低飞的战斗机,家门打开的时候连一盏灯都没有开,跳到最低的冷气像是医院里洞开的停尸房,恩奇都挂上包后便跑去卧室里,遮阳的窗帘乱七八糟地掉落在地上,阳光和黑夜一样的斑驳。

他爬上床从被单层里把吉尔伽美什的脸刨出来,他在打了镇定剂的梦中还在渗出层层的冷汗,奇怪复杂的生理化学反应正从他的噩梦和身体中发酵层生,像是摞起来的藤蔓将他层层捆住。

——真可怜。

恩奇都抽了纸巾把吉尔伽美什的汗擦去,然后揽着他的肩膀把他塞进被子里,吉尔伽美什天生的过敏症状使他每一次的发情期都像是一场炼狱,他自身即是他最大的敌人,最难以跨越的鸿沟。

恩奇都俯下身来摸了摸他的额头,然后在窸窣的声响里他掀开被子和吉尔伽美什一同裹了进去,作为一个beta他散发不出来任何镇定性的气味,怎么样的机器都无法检测出他有特殊性别的反应,然而近三十年的时间里他却是世界上唯一能够使吉尔伽美什冷静平和的药剂。

研究院的卷毛医生甚至怀疑他其实是个没被发现的新型物种,是个信息素无味老天怜悯吉尔伽美什才附送下凡的隐藏omega。

“……”

在梦中他伸展开了手臂,恩奇都拍了拍他苏醒的脸颊,然后让他们的脖子靠的更近,温暖和催人入睡的触碰里他感觉到吉尔伽美什高热的皮肤在停止颤动和升温。

“乖乖吃药了吗?”

“吃……了……”

“过两天我陪你去趟研究院好吗?”

“不要……我一看见梅林和所罗门……我就想吐。”

他厌恶又低沉地拱着被窝,像是进入巢穴取暖缠绕的动物一样将恩奇都抱得更深,宽敞的空间里他们拥抱着如此狭小,就像是躺在彼此温暖柔软的骨骼和内脏里。

“那要做吗?”

“我也想……但是。”吉尔伽美什叹息又难受地发出抱怨的声音,恩奇都听着他一生病就柔软得像是回炉重造的幼稚声音,抱住了他的后腰。

“……这垃圾抑制剂让我一想就想睡觉,一定是梅林那个杂种害我。”

恩奇都笑了起来,他抬起头来贴着这可怜虫亲了亲他的嘴唇,然后伸手捂住了他的刘海和疲劳的眼睛。

“那就睡醒了再说吧。”

沉甸甸的黑夜和宁静的呼吸让宇宙颠覆,在梦境里他们仿佛同胎而生的混沌,因为怜惜和爱情,让他们在诞生之前便拿走了彼此最重要的东西。

然后在世界诞生之后,要费劲一切地去穿透命运,去归还彼此跳动深爱的心。


<<<

吉尔伽美什洗完澡后恩奇都已经坐在沙发上吃了半桶冰淇淋了,他的头发在冷气底下吹的浮浮沉沉,盖不住他衣领以上衣角以下被咬穿的印子。

像是个伤痕累累的受虐者。

一瞬间他觉得有些手足无措了起来,发情期的体质让他一瞬间都不想要离开自己的伴侣,然而自信和自傲又让他不知道怎样接近刚做完的男朋友,他们才磨合了四个月,脑子里除了生离死别和黄色教育还没有成型的生活日历,他只好绕进厨房拿着水杯转了半圈,然后毫无知觉地在电视机前转着路线一样的来回,他焦躁不安地拿着眼睛看恩奇都,地毯上都是他脚踝上没擦干的水。

——alpha是这么烦人的东西吗。

恩奇都拿着勺子盯着咕溜溜的吉尔伽美什,一瞬间他甚至觉得仿佛他自己在产房里正难产,孩子的爸爸吉尔伽美什正像这样焦急无比地来回跑。电视机上的动画片被一下一下地遮掩着,直到最后胖嘟嘟的小熊连一句完整的话都没法说清楚。

他放下冰淇淋,玻璃桌上一声轻轻的响。

“吉尔,你可以坐在我旁边吗?”

“嗯?有什么事吗?“

——alpha是这么看不清自己的人吗!

恩奇都压下了想要吉尔伽美什今晚就这样被自己燥死的心,然后朝边上挪了挪位子,他敲了敲冰淇淋的盖子幽幽地说:

“要过期了,我一个人吃不掉。”

“全天底下只有你一个人叫我处理垃圾。”

吉尔伽美什翘着鼻子然而掩不住愉快地坐了进来,他一步一步地靠近来然后把恩奇都抱在怀里,像是满意万分的狮子正在一点一点地蹭着他的伴侣,电视上的动画片终于播放完整了,变换的灯光在漆黑的房间里就像闪烁的群星。

亮晶晶。


【end】

“我明天早上要回去加班。”

“不许去!”


——————

水工坊,包甜包蜜傻兮兮


评论(29)
热度(938)

© 四点水战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