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点水战士

业余深夜诗人

翅膀与尾巴与新婚快乐

吉尔伽美什在早上的时候发了烧,低低沉沉得脑袋里就像一整锅煮熟了的燕麦粥。恩奇都行被窝里钻出来的时候只觉得他身边的人浑身发烫,稠稠的汗被他作乱的手糊得额头上的头发乱七八糟。
“吉尔?”
“嗯……?几点了?”
“你发烧了。”
一向健康到不像是人类的家伙爬了起来,地毯上响起一连串奔跑的声音之后恩奇都拿着柜子上的大药箱跑了过来,他借着漏缝的遮阳窗帘里射出来的阳光翻找,温度计塞进吉尔伽美什嘴里的时候,他已经翻了三张药物说明。
“今天有餐厅的工作吗?我一会儿打电话和人说一下。”
“……嗯,晚上的时候有个三流垃圾电视的约谈……那个时候应该……”
“不行,我不会让你去的。”
恩奇都掰的药片锡纸嘎嘣响,然后胶囊带着药品塞进了吉尔伽美什干燥起皮的嘴唇里,他仔细地盯着他皱着眉头把药都吃完,然后撕开高烧贴按在了他的脑袋顶上。
“把他取消了,吉尔。今年已经过了三分之二还没有休假,你不能再这样下去了。”
吉尔伽美什头痛脑热地听着恩奇都的疑问,他已经没力气告诉他的助教先生一个主厨出差逛酒店餐厅也是工作不是吃喝玩乐休假了。
“……那你帮我想个理由?别说我病了,推上能传成我被萨满教餐厅那帮人咒死了。”
“你的男朋友不想让你工作,吉尔伽美什。”恩奇都猛地给他盖上了厚厚的被子,蒸锅一样的温度让人很不好受,他细密地睁开眼来看着有些生气的恩奇都,觉得自己就是放在锅里的的开了口的烂饺子。
“这就是你最大的借口了。”
恩奇都拍了拍他的脸,而后走出房门去,吉尔伽美什听见厨房里传来的煮牛奶的声音,他大概会煮一锅加了不知道多少蜜糖又甜又硬的烂燕麦端进来吧。
吉尔伽美什无奈又甜蜜地,他居然异常期待地想要尝他难得的病号餐。
床头的手机震动地闪了三下之后他迷迷糊糊地接了起来,希杜丽着急的声音很快震得他头昏眼花。
“……什么意思?这个理由不行吗?”
“你让我怎么和媒体说!还不如说你被萨满的人咒晕了呢!”
“哦……那就说的感人又夸张点吧,我今天真的没力气对付垃圾。”
吉尔伽美什打了一个喷嚏,他觉得自己嗓子和鼻子都堵住了,说出来的每一个字都像洗过一样湿漉漉的。
然而他并不知道,电话把他的声音传的像是在痛哭流涕。
“告诉那帮杂种我和我男朋友要结婚算了,我没空搭理他们的破事。”
希杜丽张嘴结舌地听着对面挂了电话。
周围了一圈“杂种”举着录音笔震花了眼睛。

在推上传出“吉尔伽美什突然宣布同性恋人结婚”“吉尔伽美什热泪哽咽”“吉尔伽美什疑似神秘力量求婚成功”的消息的时候,恩奇都正一口一口地在病人的唠叨和数落里,把煮糊了的燕麦送进世界上最昂贵的嘴巴里。
“太难吃了,恩奇都,我这辈子都没吃过这么难吃的东西,你得赔偿我。”
“闭嘴吧。”
恩奇都低下头来,赔给主厨一个他们都不知道的新婚快乐的吻。

评论(24)
热度(636)

© 四点水战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