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点水战士

从不睡觉诗人

【伯爵咕哒】泡沫

#伯爵咕哒♂
#人鱼梗
#部分原著篡改有


01

年轻的水手在他的甲板上救起了一只受伤的人鱼,他的鳞片被剥落割裂,赤裸而湿滑的胳膊上是血和陈年的伤口,他在看见水手年轻和晒红的脸颊是激烈地颤抖起来,他跪趴着在刚洗过地甲板上挣扎而后扑向水手,他拽住了他的衣服拉扯着脆弱的衣领,甲板凸起的钉子伤害了他已经裂开的肌肤和尾巴,淡粉色的血液弄脏了木板间狭窄的缝隙。
水手别无他法地,只能将这可怜的人鱼用双手束缚住,他以为这异人的东西对他产生敌意想要杀了他,然而出乎他意料的是这受伤的人鱼只是凑在他面前静静地拉扯着,静静着注视着他,他有着海边磨圆的小贝壳般蓝色的眼睛,然而此刻它的眼睛里却像装了两只溺死的泉水一般涌出悲伤的液体。
水手惊讶又无知地注视着他,他有着世界上最颤抖的嘴唇和齿贝,然而直到炙热的太阳将他深海的皮肤都烫出裂纹,他才痛苦又绝望地松开了他的手掌。
水手忽然意识到了。
他是一条没有舌头的人鱼。
“你……怎么了?”
水手发出了第一声的呼唤,他想要解决这样危险的距离,同时他也无法继续注视着这样美丽的造物在他眼前濒死,他抬高了手然后用最轻柔的声音呼唤,他注视着人鱼的眼睛翘起嘴角,像是在燃烧的篝火堆夜晚,男人要给女人唱歌的前调。
“让我来帮助你,可以吗?”
人鱼忽然从尾巴尖开始颤抖了一下,他无声地张了张嘴唇,然而最终还是重新合上了他的牙齿。
“你……不!等一下!”
人鱼最后一次抬起了头,他在疑问又纯洁的注视里深深又眷恋地看了水手一眼,而后水手在这充满绝望的爱意里迟钝了片刻,就在这闪电般的瞬间,他看见蓝色的光茫在他眼前穿梭而过,海潮里传来血液的味道,他在湿滑的甲板上迅速爬起来去够那溜走的鱼尾巴,然而人鱼的速度这么快,他只摸到了湿润带血一片鱼鳞。
深色的海浪像是移动的时间之谷,等他望向海面的时候只能看到升起的泡沫,甲板上粉色的血痕里还有有着人鱼身上留下来的深海的味道。
水手靠在甲板上,
他衣领上还有闪着光的凝成洁净的泪水,忽然间他有些慌张又朦胧地从那眷恋又悲伤的,已经不见了的人鱼注视里知道了它在说什么:
——“你可不可以,跟我走。”


02

“爱德蒙,我们能看到港口了!”
“看来今天会是个幸运的开始。”



03

裹尸袋里肮脏而冰冷,呼吸间的恶臭和腐烂让他难以呼吸,而后很快这气味就被深邃的海潮代替,逃脱的囚犯甚至以为自己在做梦,直到铁锈般的味道穿透布料挤进他的耳朵和嘴,冰冷的海洋此刻比他还要厌恶偷生的恶徒,它翻滚着要夺走他的意志和灵魂。
囚犯几乎以为自己快要死了,他的运气从来没有从善而终,在一片溺毙般的绝望里他觉得周身都在燃烧着漆黑的火焰,冰冷地烧灼着他的灵魂,海水中的恶魔正拖拉着他的肉体,妄图把他变成波塞冬丑陋的儿子。
最后一阵呼吸就要消失的时候,他忽然听见拍打水的声音,柔软地像是一条绕着他身体的蛇,冰冷腥臭的海水里忽然涌起一阵熟悉的气味,这气味唤醒沉默埋在的一切,像是撇开他的脑袋,在他的记忆里冲刷了一片亮晶晶的甲板,还有粉色的血迹。
“你要来带走我了吗?”
温暖的吻带着潮湿的氧气封住了他脆弱又悲伤的意识,他在昏迷之前最后一瞬间,只感觉到海面的黎明是如此的灼热而滚烫。



04

在漫长致死的监狱里他故意将它遗忘了,等到再次重生时他才从废墟般的记忆里发现。
他在那块甲板上就如此纯洁地爱上了它。



06

阳光晒干了他的眼皮,爱德蒙醒来之时不知道是哪一天的黄昏,他苍白地嵌在沙滩里,就像贝壳埋起来的一具白骨。
他睁开眼睛,在五色或者更多颜色的黄昏里,人鱼竟然穿透悲剧地趴在礁石上,他柔软地曲折着回头望来,蓝色的眼睛里是他圆润而满足目光。
爱德蒙要命地望向他,他在沙滩坑里颤抖着想要抬起躯体来挽留他,然而他虚弱地像是一条被打断了脊梁的狗,他只能转动着眼睛望向那挚爱的人鱼,他蠕动着嘴角,想要祈求他留在他身旁。
“我要走了,爱德蒙。”
人鱼望着黄昏下起伏的海浪拍打着尾巴,他望向已经变成黑色彼端,像是眷恋又坚定地再注视着他的命。
“不……不……”
“你原来是这样说话的呀。”
人鱼像是发现了什么神奇的事情似的忽然笑了起来,然而黄昏已经快走到最后了,他柔软的笑声和爱德蒙绝望在夜星亮起来的瞬间终于破裂了,人鱼跃下礁石游上岸,他绕着像是破烂一样的男人轻轻垂下了头颅。
“我要去见你了,你会跟我走吗?”
在沙坑中的男人更加激烈地颤抖了起来,然而人鱼只是柔软地低下头来,最后一次地亲吻他的嘴唇。
“拜拜,伯爵先生。”
远方的海潮再一次泛起深白色的泡沫,他嵌在沙滩上,再一次看那浮动的命运吞噬了他的挚爱的灵魂。




07

伯爵在海滩边上行走,他苍白的手掌拿着蓝宝石点缀的手杖,从来没有人知道拥有一切的伯爵终日在海边寻找着什么,他们离开社交中心的巴黎,所有的财富都藏在地下腐烂埋没,然而伯爵只是终日行走在他买下的沙滩上,固执地用手杖敲打每一块深色的礁石。
没有人知道他要做什么。
海风终日地在他蜷曲的长发间游走,他们戏耍着忽然将深色的发带从伯爵苍白的发间吹走,那红色的细带在风中打摆翻转,而后坠落在泡沫浮起的海浪之间,一块深色的礁石遮挡了它。
一瞬间,空气里像是忽然散开了亿万朵玫瑰的气味。
伯爵丢开手杖朝着礁石奔去,冰冷的海水浇湿了他的外衣,然而他丝毫不在乎这些珍贵的丝绸被海盐腐坏,他只是从来都没有如此快地靠近那块命运的石头。
拍打的声音像是海中的卡农。



08

“你可不可以,跟我走?”



【end】

是很常见的双向时间的梗,伯爵的时间是原著里往前走的,而后立香鱼的时间是往后走的,他小的时候遇到已经复仇成功的伯爵然后等他死亡后回过去,遇到了在海滩边上的伯爵,然后他再次离开去救从监狱里逃在水里快死的伯爵,在这里他为了救伯爵受了致命的伤,大海为了惩罚他跳跃命运和时间还割了他的舌头,最终他濒死之前最后一次回去见到了在甲板上的伯爵,这是个轮回的故事,没有开头也没有结局,从前往后从后往前都可以算作开始和结束。

还想写更多的伯爵和鱼谈恋爱。

评论(5)
热度(345)

© 四点水战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