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点水战士

业余深夜诗人

【闪恩】恒星与沙冰

恒星与沙冰

 

#吉尔伽美什X恩奇都

#非原著私设

#失败了的黄文剧情.jpg

 

 

<<< 

 

“你的薄荷沙冰外加盐渍柠檬。”

“谢……谢谢。”

双手握着手机的女孩从鼻尖到耳垂都被晒成了落日般的红色,恩奇都把粗糙的玻璃杯送上之后并没有着急离开,女孩的人字拖上还带着海滨浴场的粗沙和泳衣上落下的海水。

“嗯……可以……可以帮我挤一下柠檬吗?”

“当然可以。”

恩奇都低下头来将放在碟子里的无辜柠檬拿了起来,围成一桌的女孩们像是羊圈里被新鲜草料吸引的小羊羔一样将目光凑了过来,于是他便在这好奇和雀跃的目光里用沾着粗盐的虎口把半个柠檬榨成点缀的透明汁液。

远处忽然传来空掉的波子汽水罐砸地的声音。

“如果还有需要的话可以随时叫我。”

“好!好的!”

抱着沙冰杯像是被烈酒熏醉了一样,她们发出了坚定的欢呼,恩奇都只好踩着这经常能听到的声音回到料理台前,转圈的台扇吹着他的长发发出悠然的声响,酒盅大的玻璃风铃悬在他的头顶上传来夏天的海洋的气味。

“啊……在你来之前这家店可没有这么多漂亮姑娘。”

叼着烟卷的调酒师架着脚忽然钻出头来,粗糙的胡子边上是一圈烟熏金枪鱼的气味。

“那就让您好好体验一个夏天的福利时间吧。”

恩奇都微笑地在半画成的海报上画上几笔,他踩着菠萝纹路的人字拖,被海水浸过的橡胶底总是嘎吱嘎吱地发出轻轻骚动的声响,于是他在随心所欲的海报上多加了一只皱巴巴的黄色菠萝。

“不过啊……那边的客人真的不用管吗?一看就是冲你来的吧。”

一直被黑色墨镜威胁的老板终于发出了苦笑的提醒,他已经被那个穿着夏威夷衬衫的金发小哥盯足了一整天的时间,仿佛在厨房切胡萝卜和青蒜的时候都被看的仔仔细细一根不落。

“嗯,的确是和我有关,不过您不用管。”

叼着油画棒的男人发出了含糊的声音,他摸了摸耳边垂落的头发又在菠萝边上画了一只矮脖子的火烈鸟,正午的时候海滨浴场的人会少很多,他得趁着这段时间把他的宣传海报板画完。

“真的不用管吗?我今天的胡萝卜都觉得切不下去。”

恩奇都并没有朝着那阳光异常炫耀的客人角落投去应该营业的目光,他像是想起了什么忽然抬起头来问:

“没关系的……嗯,对了,您上次说过的卖不出去的红醋酒还在吗?”

“在的,就在那边的冰柜里。”

“那可以拿出来全部卖给他了。”

恩奇都踩着他嘎吱作响的拖鞋忽然站了起来,又点了半颗柠檬的女孩又小心翼翼地朝他挥着手掌,他微笑地在摇晃的风铃底下准备着穿梭而去。

“……毕竟他得在这里呆上一个下午的时间。”

 

坐在一圈女孩中间的女生一直犹豫到阳光都把她的泳衣蒸干了才站起来,她像是不懂得搭讪却被强行起哄而起的女孩似的端着空玻璃杯走到了吧台处,恩奇都看着她现在不像是被太阳晒红了的脸颊在看不见的地方糟糕地叹了一口气。

“您好……我,我可以要您一个联系方式吗?”

这是一句塞在喉咙里吞了很久的话,带着纯洁的泡沫和海边岩石上新生的青苔,然而恩奇都没有办法,陡然窜高的注视现在正从他的身后投射过来,像是要烧穿他的肩膀。

“对不起,我有女朋友了。”

“诶……我,我才要说,对不起……”

也许男朋友可能更贴切一点,不过在现在不是纠正这一点点奇怪的错误的时候,他看向远处那一桌翘首以盼又各怀鬼胎的女孩,笼罩在面前这个泡沫一样碎掉的女孩身后似乎还有一群羊羔的柠檬眼神,恩奇都还没有想好怎样安慰面前这个爱慕她的女孩,他只能从一边的果篮里掏出一只酸涩的青柠,然后在它的表面用颜料抄了一遍店内的订餐热线。

“这是店里的电话,就拿这个给你的朋友们看吧。”

他把柠檬送到了手掌颤抖的女孩面前,然后将要流出来的眼泪便像是被晒干了一样收了回去,点头致谢之后他目送着收获了一只柠檬的女孩进了她的羊圈里,那只柠檬就像是投入静水的石头一样迎来了前所未有的尖叫声,不过它始终被牢牢地握在了两只虔诚又可爱的手掌里。

像是在守护着一个美妙又柔软的浅梦。

 

恩奇都望着那群逐渐远去的女孩们在黄昏下拉长的影子,漫长地吞下了一口叹气,他举起手来闻到指尖留下的柠檬的气味,沾着粗盐的虎口和挤了一天的柠檬汁,还有远处堆了一整个地面的红醋酒和波子汽水。

——真酸啊。

他拖拉着蓝色的塑料凳子,然后面对着坐在了看了他一天的男人面前伸出了手指点点。

“这副墨镜一点都不适合你,吉尔。”

“闭嘴!”

吉尔伽美什怒不可遏地丢掉了鼻梁上的墨镜,恩奇都看着他眼眶底下被镜片压下的红色痕迹,觉得异常滑稽又愉快地整整笑了一分钟。

 


END



深夜的海滨浴场出于安全考虑是不开放的,巡逻的海警带着摇摇晃晃的灯柱在涨成一片潮水的沙滩上转过一圈后就绕着公路下班了,整个礁石切割的深色宇宙里此刻只有两串不断前行的脚印,恩奇都提着他的菠萝拖鞋,海潮漫上来的时候泡沫堆着浮沙淹没他的脚掌。

吉尔伽美什就走在他的右边,那副难看的墨镜塞在他夏威夷花纹的沙滩裤兜兜里。

“你到底住在什么地方?”

“就是那边的塔里。”

恩奇都张开双手指了指远方切割分明的悬崖,开店的老板听说他想住在海边就给了他这串陈旧的钥匙,顺便把每天深夜打开灯塔的任务也一并交给了他。

“那是什么?圆柱形的大型猫窝吗?”

“所以是灯塔……连住的地方都没有的被收留者不许给我抱怨!”


——————————

太傻刁了以至于我破脑壳都没办法让这两个家伙搞一搞的,一定是恩奇都假期打工的艰巨使命告诉我他不能旷工。

就写来带入一下感受恩奇都店员特供挤柠檬服务的魅力吧。


评论(12)
热度(534)

© 四点水战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