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点水战士

从不睡觉诗人

【闪恩】四角星

四角星

 

#CP:吉尔伽美什X恩奇都

# R

 

<<<< 

藤丸立香觉得下半身的血液都快流空了,他颤动着手指抓了一把灌木下腐烂的土壤,只觉得粘稠温热,松软得像是梦中他碰到的棺木。

“怎么办……我从来没想过是你在身边,我没设计和你说的遗言啊。”

他操控着失控的惨白嘴角咯了一嘴唇的血,咸腥而滚烫的味道塞在他的齿缝里一刻不停的流出来,他望着那从身体里流出来的液体,忽然觉得它们肮脏又不应该地,弄脏了英灵白色的衣服。

“既然没有想过,那就不用费力气了,我知道您和我一样不擅长临终之言。”

“那这种时候多少应该安慰我一下啊……”

藤丸立香几乎是被气笑了,但英灵擦去他嘴角血液的动作又让他狼狈地沉浸在了这温柔的镇定里,他几乎都以为自己可以奇迹般的支撑下去了,然而英灵骤然紧缩的手掌却让他进一步惨淡地扯了一下嘴角。

密林之中传来了带血的野兽的嘶吼。

“即使你是恩奇都,这下多少也会被我的不幸震惊到了吧。”

“您不必为这个自责,我原本就知晓还有尾随而来的敌人,只是没想过会被发现的这么快。”

“我收回我的话,你最好还是不要随便安慰人比较好。”

藤丸立香无奈地叹了一口气,接着恩奇都松动地摆正了一把他的脑袋,这虚弱的御主几乎连回路中残存的魔力都所剩无几,不过好在神森林还在给予他仁慈的庇佑,然而从土地中榨干的力量并不能使他脱离迦勒底的束缚,此刻他比谁都知道,只要面前这个虚弱又可怜的男孩陷入终死的结局,他也会毫不留情地,在这个无人得知的密林之中迟早化成一堆金色的沙漠。

藤丸立香舔舔嘴唇,他已经彻底放弃了,粘稠的血液土壤把他的全身都包围下陷,从他现在的角度只能模糊看见一个蹲坐在树洞前的苍白背影,不知道是什么物种和他的血沾满了英灵的身体,然而这成堆的污秽却没有让他显得偏离或是癫狂,他仍旧平静地待在密不透风的深林之中,像是蹲坐在家门口一样安静又自由地,闻着四面传来的讯息和潮湿的空气。

就像是他从很远又尘封的记忆里跋涉到了他弥留的幻境里。

“这里的密林,很像……”

“您也注意到了吗,这里的确就像乌鲁克一样,就连走兽和飞鸟的痕迹都大多一样的。”

藤丸立香舔了舔嘴唇点点头,从密林中传来的敌人的脚步已经足够清晰了,然而此刻他却忽然觉得异常的平静,他努力地把除了英灵以外的全部声音过滤,像是死人在听最后的祷告曲。

“如果是这样像的话,说不定走出林子就能看到一样耀眼璀璨的城门,一样柔软摇曳的花,一样香甜的酒,还有……”

“还有一样令人怀念的王的责骂和怒视。”

藤丸立香提高了声音和低头的英灵发出一样的感叹,他们偷偷说完不敬的坏话后甚至还咯咯地笑了起来,密林的树洞里青苔震动地掉下一连串的水,恩奇都在这还没有消散的笑意里缓缓站立了起来,躺在洞里的男孩掰开了眼睛发出了愈加虚弱的声音:

“如果现在离开的话……或许还有……”

“恕我不能遵从您的命令,御主。”

恩奇都撑着低矮的树洞第一次拒绝了他应该服从的声音,他赤着脚嵌在浸满血液的土地上踩出第一个湿润的圆圈,领域内骤然升起的短链割断了第一只野兽贪婪的喉骨,它的尸体轰然砸在密林里发出最后一场战争的序幕,连成荒野般的野兽哀叫里藤丸立香只听见成百上千轻盈金属上升的声音,它们在湿润的空气里发出割裂风的嗡响,而后炸裂开的野兽血液将每一棵树干都打上死亡的痕迹。

“只要您是王认定的乌鲁克子民,我就会永远替他守护你,更何况——”

藤丸立香几乎惊叫地注视着一只漏网的野兽张开的犬齿,他手脚冰冷地看着那从阴影里横生的丑陋东西咆哮着冲来,像是要咬断恩奇都脖子一样猛烈地前扑,他断裂残破的魔术回路下意识地闪着终末的光芒,然而这将死的凡人微光很快被一阵巨大的光芒代替,这光芒从高远遮蔽的天空闪耀降落,呼啸着斩断了高耸入云的树峰,在一片远古苍老的树木倒塌劈断的轰然巨响里,藤丸立香仿佛做梦一般看见了那记忆中蔚蓝的天空和倒垂而下的璀璨星辰,金黄之海从他的记忆深处咆哮而来,然后点燃了整个寂寞和垂死的世界,送他进了安静而柔软的沉眠。

“您要学会一个乌鲁克民最大的骄傲,御主……”

恩奇都踩着被巨斧斩成两半的身体把晕过去的男孩抱起来,被王财劈开口的野兽尸体堆里传来少女的呼唤,他抬头望着闪烁银河的尽头,那里有威严又震怒,仁慈又尖酸的王低头注视的身影。


“王会永远在我们的头顶注视,而后随时落下他耀如日轮般的庇佑和审判的权力。”

 

end

——————

是画蛇添足的黄文段落🔑


评论(17)
热度(630)

© 四点水战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