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点水战士

从不睡觉诗人

【闪恩】悬浮的垂绳

悬浮的垂绳

 


#CP:吉尔伽美什X恩奇都

#私设||有一点点日系文章的注入

#恭喜你舔完冰糕发现今天是再来一根节日


>>>> 

 

秋日的黄昏沉落之前,会把整个天空都点燃烧透。

吉尔伽美什荡过空荡荡的校舍,顺手把空了的易拉罐往垃圾桶里一丢,咚的一声从走廊的一端响到另外一端,尽头的教室门遮掩着拉开了一半,从门口黄昏的深色阴影里,能看见飘动的白色窗帘的影子。

他很快便带着他剩下的一只易拉罐晃到了那门前,放学后的校舍里照旧谁都不会留下,晚归的社团学生们也吹着哨子在操场上远去了,他低着头看了那只熟悉的门把手一眼,断裂的粗糙切口被胶带仔仔细细地缠好了,这是上周他用脚踹断后,恩奇都用教师办公室的胶带一圈又一圈地补完整的,蒙混过关的涂料层上甚至还能隐约看见油画刷子的痕迹。

 

……

“没有下一次了,吉尔!”

……

 

他犹豫了一下后才难得绅士地握住了门把手,望着地上起伏的黑色影子叹了一口气,空气里传来了门轨响动的声音。

“恩奇都!”

 

空荡荡的绘画教室里能看见火流云的落日层,所有的建筑就像是在沙漠里一样泛着深色的红黄,吉尔伽美什叫了一声便不说话了,他站在门口像是早就意料到一样停住了,皱着眉头越过乱七八糟的绘画板,停留在一只空椅子和浅蓝色的书包前面。

他们像是景物画一样在绘画教室里折射着不同角度的光线,冷漠又无趣地仰头朝着这个头发都溶解在日光里的人类看。

然而金色的人类并没有看着放在重力规则上的它们,吉尔伽美什毫不犹豫地站在它们面前伸出手来,仰着金子的头颅朝上看:

“回家了,恩奇都。”

他拽着他的朋友垂落的校服外套,然后把他从沉睡的玫瑰色天花板上勾着脚踝狠狠拉下来。

 

 

>>>> 

“吉尔伽美什,您来询问这种问题实在是令我倍感意外。”

年轻的男人带着刻板平直的话语从木质的梯子上缓缓地走下来,这间图书馆的年岁太过久远,老旧的书架同书架之间只隔了短短的一段距离,从他的高度能看见那个著名的问题青少年,此刻正踩着一本大概比他老上几百岁的词典,不耐烦地发出哼气的声音。

“我的询问不是让你拿来自满的,言峰绮礼。”

“是,是。”

东方人的嘴角暗自向上翘了翘,这似乎是他来这个高中后遇到的最为滑稽的事情了,然而他依旧不能轻易表露出来,好在这是言峰绮礼唯一在行的事了。

他踩着打磨的光亮的皮鞋踩到平地上,隐隐约约的十字架贴着里衣勾出一个轮廓。

“哼,像杂种一样隐藏自己让你感觉到愉悦吗?假神父。”

“能够苟且于世便是我此生最大的追求了,吉尔伽美什啊,要不是这份隐藏我还不配为您解答疑问。”

“废话。”

“我在平日里姑且算是个沉默寡言的印象。”

言峰绮礼自嘲地闭眼笑了笑,眼前像是流星一般闪过深红色的暗光,等到睁开的时候他又恢复了平静的样子,他低头拍了拍手上的厚重书籍,扬起的灰尘在金黄色的阳光照射下翻了个圈。

“这是什么垃圾?”

“这是拿来治疗您幻觉的药方。”

言峰绮礼无奈地笑了笑,他引领着吉尔伽美什走到他的工作台前,发脆发黄的书本翻开来就像是打开木门一样发出咔嚓的声响,吉尔伽美什盯着那些暗语叠加着密码的旧文字,鄙夷地别过头去。

“我所经历的万物都绝不会是幻觉。”

“非常抱歉,吉尔伽美什,看见自己常年的朋友在睡梦时浮空悬停,以我个人的学识来说除了用幻觉解释外没有什么其他的了。”

言峰绮礼翻折着旧书像是搜寻器皿一样飞快,吉尔伽美什已经有很长的时间没有出现幻觉的侵扰了,这让他看上去就像个普通的高中生,然而这一次的状况不太一样,记忆里他在过去即使面对着危及生命的状况,都能像是游玩一般保持着单纯慢心的姿态,而此时此刻如此焦灼的言行,显然是和他交际了八年左右的神秘时间里,前所未有的非常态事件。

 

“所以我到你这老鼠一样的阴沟里,就是命令你找出别的答案的!”

金色的高中生脱口便是震怒,他立起的深红色瞳孔冰冷的像是恶毒的爬行类,鳞片紧贴着鳞片仿佛下一刻就会将面前的人类对穿。

“恕我冒昧,吉尔伽美什。”

言峰绮礼在震怒的威压里摘掉了他的眼镜,面前的书本摊开了静止在密密麻麻的一页,简笔画的插图上是影影绰绰的阴影。

“您说对了,这一次不是幻觉也不是神秘力量造成的威胁,您的友人非常安全,至少现在是安全的。”

“我要的不是这样意义不明的总结发言,绮礼。”

他深吸了一口气,像是拿起珍贵的宝物一样把工作台上的书本举起来,送到吉尔伽美什面前,在黄色的纸张上,那副深灰色的插画几乎占据了半页的内容。

“我的意思是,至少他在远离您的现在,是绝对安全的……”

吉尔伽美什盯着那灰色的插画上,简陋的笔画勾勒出一个浮空的人影,就像他仰望着天花板上的那个人的时候一样,浮空安详地沉睡。

“问题的源头,是您。”

 

<<<<< 

秋天总是很容易下雨的,从学校出来的时候灰色的云层便从低矮的山坡上移过来,吉尔伽美什在校门口夹着书包撑开黑色的雨伞,潮气把他的围巾弄湿了,围在脖子上一片阴冷的雨水味道。

恩奇都总能在他的怒气到达之前钻进他的雨伞底下,他抱着画板画板用沾着颜料的脏手指拍拍吉尔伽美什的手肘。

“今天居然是你记得带雨伞!我本来还想混到便利店里拿一把。”

“是臭老太婆擅自塞到我书包里的。”

“等一下记得和妈妈道谢。”

恩奇都自动滤过了吉尔伽美什不良的称呼,像是往常一样踩着水坑往前走,建在半山上的校舍前是一长段下山的道路,飞驰而过的脚踏车划过坑扬起泥巴水的点子,于是黑色围巾的坏学生便顺理成章地把他白色围巾的好学生隔离在了纷乱的马路边上。

青色的钢筋栏杆边上是山下边宁静的城镇,深色的电车闪烁着红色的尾灯远去。

恩奇都像是一道影子一样紧紧贴着他,雨伞底下他们就像余生和前生都一起度过般契合,除了吉尔伽美什今天新知道的,这个世界给他的最大的垃圾礼物以外,的的确确没有什么是不一样的。

 

……

“有那种力量的人,如果他们之间出现了不平等的关系,那么就会有人被这个世界的力量强行隔离。”

“杂种世界想出来的隔离就是让我恩奇都贴着天花板吗?”

吉尔伽美什明知故问地冷笑了一声,他已经经历过太多非同寻常的事件,接下来他会得到什么样的答案他比谁都清楚。

“最糟的状况的话,会是彻底消失。”

一模一样,世界和神做的事情,永远都一模一样。

……

 

恩奇都被绘画部的指导老师留下太久了,下山的道路上已经一盏接着一盏亮起了黄昏色的光,从山底一直蔓延到建着信号塔的顶上,吉尔伽美什没有像往日一样对着恩奇都的蠢货班级小故事发出刺耳的评价,他只是侧着头注视着那个柔和的侧脸,像是世界的所有光线,都在落下地平线的瞬间,回到了他的朋友的身上。

朋友,挚友,亲友,这个世界上的唯一之人。

但是世界的判定却是,不平等的。

果然是杂种的垃圾堆。

 

……

“不平等的关系,这个记载着所有愚蠢规则的盗版物真敢说啊。”

吉尔伽美什碰了碰脆弱的书籍,脆弱的纸立刻在他的力量底下挣扎着颤抖了起来。

“请你住手吧,这是这个国家最后一本了……不平等是从很多方面谈起的,简单地来说的话,用凛教给我的那个词语回答您吧。”

……

 

“啊,雨停了。”

恩奇都张开手在伞外拍了拍,已经从沉重的灰色变得透彻的天空像是回应他一样,在沉落的地平线那一边撩开一两点的粉紫,他点着脚尖便从伞底下跑了出去,抬着头闻了闻林间雨后的沉淀气味。

“我们可以在天黑之前回家了,吉尔,早晨出门的时候妈妈说今天会煮炖锅!”

恩奇都愉快地向着远方的炖锅跑去,山间的路灯和渐变的天空辉映着,云层散透的山顶上可以看见透明色的天空,再过几小时那里就将填满银河的一角,那是属于世界上所有的诗人和所有的情人注视的,遥远的天空。

脚步声在他举着伞停留期间断断续续地向前响起,然而响了几声之后却突然消失了,那属于恩奇都的书包和画板就那样咚地砸在地上,在坡度的下山街道上打着滚向前翻了翻,半山之间恩奇都在吉尔伽美什的注视下,一脚踩进棉花般的浮空,像是要溶解在如此幻觉般的瑰亮的世界宇宙。

“该死!”

他朝前飞快地奔跑着,赶在绝望在这个世界降临前的一秒钟,拽住了他下坠的校服外套。

 

……

“喜欢”

“恋爱”

“爱情”

……

 

“别开玩笑了,你这个蠢货!”

“正常的告白应该不是这样的,吉尔伽美什同学。”

恩奇都无奈地在半空中回过头来,他像是低垂的柳枝一般柔软地凝滞在半空中,奇妙的疾病般的力量托举着他,只留给一个衣角给那个还踩在地面上的金色的渎神者。

“造成这样结果的背叛者没资格要告白!”

“啊,原来你是这么理解的吗?”

恩奇都摇了摇脑袋叹了口气,现在的状况和他理解的有些裂痕般的差距,不过结局和将要到来的新世界还是差不多的,于是他故意地提了提那只丢下的衣角,在半空中像是真的生气了一般大喊着:

“那我现在就消失!”

衣角上传来的巨大力量超乎他的预料。

“我不允许!”

“我脱掉校服外套不用得到你的允许!”

“你知道那样做会有什么结果的。”

吉尔伽美什像是嘲讽一样传出无所谓的笑声,恩奇都盯着他的脸注视了好久,结果只能无奈地叹了口气:

“如果可以的话,还是给这个世界一点仅存的尊严吧,吉尔。”

“那你的回答呢?”

吉尔伽美什拽着他仅存的一点衣角,像是早就已经知道了闹剧的结尾的观众一样微笑着,层层叠叠的云层散尽了,深重的玫瑰色从日落的尽头烧到另一头,恩奇都悬浮在这个玩笑的宇宙的规则里,垂落的金绿色就像是其他世界的光芒和星河。

“我收下你的玫瑰了,王。”

他从他求婚的花圃里骤然坠落,爱情疾病的规则轻而易举地放过了他,让恩奇都重新坠落在吉尔伽美什的身前。

“我允许了!”

黄昏彻底燃尽了,神为新诞生的爱神,贴上了全世界情人的星空。

 

 

【END】

 

#小料《低俗诗集》的添脚文 今天黄昏的时候天气不好,所以我决定把它放出来让天气好一点吧


评论(3)
热度(244)

© 四点水战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