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点水战士

从不睡觉诗人

【闪恩】一日相遇

一日相遇



#吉尔伽美什X恩奇都

#私设||限制级R18

#520的贺文拖到521也说得过去,这才是521存在的意义



<<< 

梅雨季绕着这座城市落下来的时候,破了一半的窗户外面会响起沼泽地一般的雨声。恩奇都拖拽着塞满灰的破布蜷缩在废旧的纸箱堆里,黑暗里霉菌的气味蹭着他来不及修补的裤脚昏昏沉沉地漫上来。

刚脱离战斗的男人情况不太好,结痂的伤口在这样的环境里并不适合恢复,从膝盖上渗血的纱布里传来古怪又酸涩的疼痛,像是细密的针芒一般弄得他流了一领子粘稠的冷汗。

灰色的废墟小楼底下是油腻的深巷,即使是再细微的声音都能在雨水积滩里扩大无限倍,恩奇都在那一声细小的波动里反射性地撑着地板撑起上半身,隐藏在深巷里的脚步声很快剧烈地扩张到震动的楼道和不堪一击的门前,他攥紧了呛人的旧布翻了个身挤在角落里,像是待在被画框挡住的油画阴影里一样,阴森又无情地算着击穿骨骼和心脏的距离和力气。

隔膜打破,破旧的锁芯在震碎的空气里发出一瞬间燃烧的轰鸣。

恩奇都踩着断裂的地板仅仅只是抬起了半寸的身幅,狂躁灼热的风就像利剑一样深深扎进他的安全范围,那具黑色雨水浸湿的人体以非人的速度贴近了他几乎无法动弹的身体,面前惊人的压迫感和血的气味让他在交触的一瞬间便感受到了死亡的对立,恩奇都下意识地瑟缩起了身体,低烧虚弱的脑袋轰鸣着促使着他去咬口腔深处的牙齿。

“……该死,别动!”

袭来的黑色人影比他的动作还要快,恩奇都还没有反应的瞬间下颚上便传来剧烈的疼痛,几乎是要掰碎他的下巴般男人扣来了他咬紧的牙齿,带着血气的手指像是手术刀一样伸进他的口腔取走了他藏在牙齿里的胶囊。

浅蓝色糖药被手肘压碎在地板上,腐蚀的毒药流出来烫坏了手掌大小的地毯。

恩奇都的脑子里还烧着失血的低烧,被卸掉唯一的自杀工具后他别无所能,掐着他下巴的男人只要偏离半寸就可以捏碎他的喉骨,像是洗礼一样被他血管里崩裂的液体从头灌倒脚。

这是他最后能给敌人留下的全部伤害了,恩奇都无奈又寂寞地闭上眼睛,从失血后的低烧和渗血的伤口让他的脑袋几乎空白又发晕,他在诞生的瞬间就开始想过自己的死亡,像这样的场景他熟悉又陌生,仿佛又是一场会被叫醒的梦。

“……你啊。”

想象中折断骨头的声音并没有传来,像是从血堆里滚出来的男人在他面前发出咕噜的叹息声,恩奇都感受到身体骤降的失重感,接着捏着他下巴的双手贴着他的耳垂拨开了他湿润的前发,这样亲昵又熟悉的动作让他在烧空的大脑里隐约唤醒了一些尘封的甜蜜,这让他好奇又小心,最终在他将死的眼皮里释放了一点缝隙的窥探注视。

烧着又湿润的嘴唇,仿佛叹息一样吻上了他潮湿褪色的脸颊。

“我替你清理了这么多尾随的垃圾,别因为这杂种的血液就不要我了……你这个只会逃跑的泥巴家伙。”

吉尔伽美什搂紧了他脆弱的身体,像是呼吸一样地将无穷的安宁和沉静送进了他紧绷血液和空洞的躯体,恩奇都感受到无穷的力量正沿着天花板贴着他的头颅回归,他动了动手指想要去够吉尔伽美什温暖的肩膀,然而疲倦还是超过了他的意志先追上了他的眼睑,他昏昏沉沉的几乎是在一瞬间就倒在地板上,一瞬间地啜泣抽搐般的陷入了仿佛是永恒的睡眠里。

他等着有人把他捡起来,他等着吉尔伽美什重新唤醒他的黎明。

 

<<< 

恩奇都再次清醒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的黄昏了,梅雨季阴沉的天气并没有好转,连调子都没有变的雨声让他分不清时间和地点,他挤着眼睛从温暖的破纸箱堆里爬起来,接着立刻手掌压着吉尔伽美什沉睡的肚子让他发出跳起来骂人的声音。

他触电一样地收起手,然后愧疚又小心地和那个乱糟糟眼睑发青的男人对视了一秒——他们快睡过一万零一次了,这样新婚夫妇般的恼人错误实在又尴尬又说不出来的酸涩、

“吉尔……”

“……闭嘴。”

吉尔伽美什头痛地拉扯了一把乱成杂草的头顶,纸箱凹陷的小据点上只盖了几层破了洞的窗帘布,硬邦邦地搁着他腰痛,恩奇都窝在他肩膀和胸上的姿势让他一天一夜里近乎僵硬般地承受了这个贴近的拥抱,这是他一生为数不多的破烂样子了,即使是英雄王段子里都不会出现如此自损的情况。

他按着破箱子嘎吱嘎吱地爬起来,僵硬的身体里发出了老零件一样干脆的声音,他爬起来贴着低矮的窗边支了一个还算优雅的姿态,然后转着眼珠拉着恩奇都趴到他身边来,破旧的窗帘布卷着他们靠在一起的身体,像是过去一样有早晨的香料和沐浴的花瓣要从他们的头顶闪耀地倾泻倒下。

破窗子里渗出来的雨打湿了他们的睫毛,吉尔伽美什下意识地捧着恩奇都的侧脸把他拉得更近,从对方身上传来的正常体温和恢复的力气让他安心。

“过不了多久这里就会被发现的。”

“不会有比你找的地方更差的据点了,起码下一站我不用再睡破箱子。”

吉尔伽美什深恶痛绝地掰了一块硬质丢到地毯上,恩奇都盯着那扯成破洞的箱子拽着嘴角笑了起来,他蹭着吉尔伽美什的肩膀有些嗡嗡的发出声音:

“这样好吗,吉尔……我的选择是正确的吗。”

他从设施里杀光守门人逃出来的瞬间就看透了这唯一确定的未来,吉尔伽美什一定会从不知道世界的哪个角落赶回来寻找他的痕迹,接着带着也许是尸体也许是活着的他在废弃的地球上横冲直撞地流亡逃行,在他被莫名其妙地追捕者杀死之前找到他已经是最好的选择支了,然而他还是忍不住地想要去问,他现在做的事情在这个人的脑袋里到底算什么。

是背叛,是幼稚,还是心血来潮的无聊。

“你从来没有做过正确的事情,恩奇都,这个世界上没有人做过正确的事情,有的只是做过和没有做过的事情而已……而我现在在你身边,只是忽然想要和你做一样愚蠢的事情罢了。”

愚蠢的事情,无聊的事情。

吉尔伽美什绕着恩奇都湿润的头颅,灰白的世界堆在他们的头顶上旋转着,就像是一堆无意义的辞藻堆叠在小说里,只为了去形容那唯一耀眼的主角的名讳。

——他只是想和这个人在一起而已。

 

“好吧……逃犯,背叛者,同谋,两个愚蠢的傻瓜……你挑哪个用来形容我们两个?”

“就不能挑个有品的词语吗!”

吉尔伽美什撑着手臂低下头来耻笑了一下这干瘪的词汇,然后顺着他们湿润又亲昵的脸庞贴近了他们发声的喉咙,亲吻做爱的唇舌。

“我们明明是……”

他们捏着彼此的喉骨,感受着震动的声带从他们交缠的嘴唇里度来度去,然后把一个甜蜜的称谓都扯得零零碎碎,缠绵又炎热。

——是迷恋的情人们。



 》》》插入一场粘稠的雨季


 

<<< 

巷子里的水声被一连串的脚步声震动跳起,吉尔伽美什掰着破玻璃看着楼下的拐角里出现第一个恶心的身影。

“要走了,恩奇都。”

“嗯……在这之前把我逃走之前没做的事情做完吧。”

恩奇都并不在乎潜伏而来的屠杀者,他整理了一番不太贴身的衣服之后便从脖子里掏出亮晶晶的圆环,举到空气里的时候另外一只正巧迎上来撞出一声亲吻般的脆响,从血液和痕迹里开始燃烧的异能贴着他们的手指传来巨大的热量,这非人的力量沿着指环融化了它们相撞的部分,然后像是契合回归的爱一样——

深深交错地扣合在了一起。

“我愿意。”

 

【end】


##要两天连在一起地给你们表达爱意小心心

评论(10)
热度(510)

© 四点水战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