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点水战士

从不睡觉诗人

吉尔伽美什去探班的时候恩奇都又在拍夜戏,圈里每一个粉丝都默认般探测出来,每一个接手恩奇都的导演都要给他安排一场夜里下雨的戏。
金黄色的长灯底下人工浇灌的水雾切割着他的影子,模糊地就像隔着玻璃去看他沉醉的眼睛。
暂停的指令确认后恩奇都颤抖地甩了甩头发,飞奔上来的助理把白茫茫的毛巾像是被单一样裹了他的全身。
吉尔伽美什还是一动不动,他靠在走廊的柱子边上看着那湿透的演员,片酬第一的男人悄悄地摆手发现了他。
他看着他笑起来,翘动的睫毛和头发弯弯的,摆动的手掌边上是他洁白颤抖的牙床。
“你来啦!”
吉尔伽美什拼凑着没有声音的嘴唇,一瞬间的瞬间他拼错了,一瞬间的一瞬间,他以为有人隔着灯火和走动的万千灵魂说了另外三个字。

可能从一开始就这样了。
他从一开始就想恩奇都对他说,我愿意。
玫瑰和戒指的那个,我愿意

评论(4)
热度(202)

© 四点水战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