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点水战士

从不睡觉诗人

【闪恩】不正当关系


土味常见套路包养流是这样的







……
……
……
……
经纪人磕磕巴巴地说完后,站在走廊底下的恩奇都小心地愣了一下,那天他还在拍夜戏,整个剧组都在等晚上这场雨过去,凉飕飕的风里他卡在虎口的保温杯里还有探班粉丝送来的姜茶。
“现在吗?”
他想了半天,吐出三个字来,经纪人吓得魂都飞了,像是街边上被吹起来的展示牌一样疯狂摇头。
“不不不,当然等你有空他也有空的时候再见面!”
恩奇都仔细地想了一下这句话里传来的信息,一个认真工作大概是个正常人的影子模模糊糊地堆了起来……他转过身去的时候夜里雨过去了,场灯打开明亮地像是一面镜子,他想起以前看的书还有千万的剧本,耳边传来经纪人犹豫的声音:
“不……不再问点什么了吗?”
“这种关系原来还要提前问点什么吗?”
经纪人搞得自己头疼极了,他没想到这个世界上还有人敢对混到恩奇都这个档次的影帝提包养梗的,更没想到这个人精居然还答应了,一切形式瞬息万变,像是有一双手一样拉拽着一份阴暗却合理的关系冥冥而生。
“嗯……总要问问,年龄啊……样子啊……”
恩奇都看着远方的场灯闪烁着,照着比白更像金黄的颜色,他突然发作了想要给那个模糊的影子加上一点明确的东西来。
“什么颜色的……”
“啊?”
“他的头发是什么颜色的……嗯,最好不要染的……”
经纪人听懂了他在说点什么之后彻底无语了,打理恩奇都的日常就像给一只电脑程序添加时间和任务一样不费力,可一到交流的时候,每天他都能被刷新人的概念。
“嗯……黄……确切的说是金色的吧。”
“嗯,那就可以了。”

经纪人迷迷糊糊地看着他绿油油的摇钱树带着细雨溜进搭建好的场棚底下,导演哪儿狭小的屏幕上是他刚拍完的那场戏,雨湿透了他的侧脸,像是从水里捞出来一块刻着鼻子眼睛的奇妙雕塑。
经纪人觉得世界真够奇怪的。

怎么会有人想包养恩奇都?
怎么会到现在才有人想着包养恩奇都?


……
……
……
……
经济人可能看见自己银行存折涨了一位的时候心里喜滋滋的,然而他却忘了一个残酷的道理,这世界上奇怪的人,干什么都不会这样顺理成章的。
……
……
……
而且他也不会想到,混到恩奇都这个地位的人压根不会觉得,谁包养谁这个短语,他会是后面这个“谁”。
……
……
……
……

吉尔伽美什在动过一瞬间动心的念头之前,没了解过包养是怎么回事。
他不必做任何肮脏事情就有足够的资产和能力让他为所欲为,自然也没学会任何肮脏垃圾的杂种才学会的知识。
他自然而然地把恩奇都约到餐厅里的时候点的是刚宰的小牛和刚捞上来的海鲜,红酒沿着杯壁流下的时候都能闻出活生生的金子味道,旋转落地窗外是光天化日的阳光,乌鲁克的保镖站在包场的偌大空间里,看上去就像在接待另外一个国度的黑帮大佬共进商业午餐。
恩奇都进餐厅的时候,甚至一瞬间恍惚地觉得他是上节目做他隔壁那个蓝眼睛的小偶像,坐在餐厅那个戴着墨镜品位有点下品的男人买了他五万张握手劵换来和他共进甜蜜午餐。
“嗯……吉尔伽美什……先生?”
“你的眼力不错。”
他沿着光天化日的椅子坐在他对面,车水马龙的商业区里还放着他自己的广告牌,陪着保安器械的保镖像是巡逻队伍一样绕着整个餐厅走动,面无表情的服务生闭嘴平稳地把一道道的午餐送到他们面前。
——从哪里看,都找不出他们将来要脱光躺在一起的半点可能性。
恩奇都脑袋发晕地完全搞不懂这个反应,他只好下意识地在对面那个男人的眼底下拿起刀叉来,吉尔伽美什可能忘了他眼睛上还带着墨镜,以至于他混在黑色的保安堆里分分不清。
头发还是很好看的,合格了,恩奇都在脑袋里掰了一个红勾勾。

吉尔伽美什看着恩奇都握住刀叉,他藏在墨镜后面的眼睛已经顺着他的头发看到了紧绷的指尖,大约暂时是找不到比他更适合审美的人了,这样顺理成章的臣服和拥有让他大为满足,轻哼了一声大发慈悲地拽掉了墨镜,丢进服务生的托盘里时他骤然说出了这辈子都不太可能开口的类型。
“我知道不能吃太多,你就算只吃一口就丢掉也可以。”
口头撤掉了无形的压迫感,吉尔伽美什为自己今天忽然长出来的的贴心和金主感感到由衷的愉悦。
“我会都吃下去的。”
恩奇都低着头,精致的法餐面对着他的体质简直不堪一击开口小菜,而且不久前藤丸立香告诉他的话还循环播放在他的耳朵边上:
“会买五万张握手劵和你吃饭的家伙一定是绝对的粉丝了!这个世界上摆着手指都不会超过五个了!就算是职业道德也要尽可能地把相聚的时间拉长啊!比如一定要把所有东西都吃完……”
他磨了磨刀想着,已经连吃饭都不够甘愿被他包养的家伙,也应该算在职业道德里面吧。
他恩奇都还是很有职业道德的,更何况——
他抬起头来,顺着餐厅外面的玻璃看到了坐在对面的男人,金色的头发卷落在他瘦削的衬衫肩膀上像是黄金的矿藏,比场灯和太阳看上去都要灼热热烈。
他的眼睛是红色的,恩奇都咬着叉子在他心里的那一团影子上塞进两颗燃烧的红宝石。
吉尔伽美什同样被着一瞬的直视扎中了心脏,他藏在墨镜和电视广告照片滤镜下的目光第一次直面地轻吻了这漂亮家伙的身体,金绿几乎像是融掉的铅水一样烫着他的舌头想骂人。
——超出合格标准线了。
他们无视了流动的安保队伍,无视了光天化日的商业区和整齐到机器人的服务生,在藏在彼此心里的两张表格上打了一个贴近的满分。
所有食物都没有气味了。
滚动起来的情爱和想要尝尝味道的好奇淹着他们的身体发烫吸引地靠近。
……
……
……
……
“我们先干点包养该做的事?”
“嗯,我同意了。”
……
……
……
……
你们这干的哪里是包养的事。
……
……
……
……
恩奇都弓着背从床单里爬出来来的时候脚尖还是软的,晨昏昏的窗帘外面看不清是几点,他忘了一眼手机后只有经济人的一条短信,密密麻麻的日程因为约定好的不可抗力退后了一点时间。他蹭着脑袋在枕头上翻滚了,躺在另外一边同样劳累的男人立刻在梦中发出了不满的鼻音。
恩奇都小心翼翼地趴着,在灰暗的光线里他把那个灰色的影子切割完毕了,连每一个角落都刻成了吉尔伽美什的样子,睡在梦里的男人不是很安稳,咬在牙齿里的大概都是一堆骂人的脏话。
一瞬间恩奇都竟然第一次产生了复杂又柔软的感情,他撑起身体来带着满身情色的痕迹拍了拍金色的脑袋顶。
“第一次辛苦你了,吉尔。”
吉尔伽美什听不见地在他睡着的时候恩奇都说了什么,然而强大的直觉和预感让他下意识地就嘟囔地不连贯地骂了一声。
……
……
……
……
你真的太丢脸了吧,吉尔伽美什。
……
……
……
……
阳光清醒的时候,沉睡的自认为金主满足万分地爬了起来,他卷翘的头发和身上的指甲痕迹宣告着一个光天化日的下午和一个晚上的低俗故事。
房间里温暖地还留下着另外一个人的气味,吉尔伽美什看着左边床垫上留下的金绿色的碎发心情大好,连没有告别都被大发慈悲地允许了。
包养,包养……这之后该干什么。
吉尔伽美什胀痛的脑子忽然闪现过了熟悉的光,他跌撞地蹦裂想起来一大堆该送到他的对象上的礼物,这个礼物的范围在他的考虑里越来越夸张,近乎夸张到把他所拥有的一切都复制一份然后塞到恩奇都手里。
他翻着口袋拿出他沉睡了一晚的手机,想干的第一件事是让希杜丽别吃她的垃圾早餐给他整理一份资产名录出来。
然而在这之前,在他动身之前,有东西轻飘飘地落到他脚尖。
……
……
……
……
没人告诉他这不是包养时会产生的想法,这是求……
……
……
……
……
吉尔伽美什的脚尖上掉了一张空白的支票,恩奇都的名字柔软又纤长地拉扯在不该出现的付款人一栏。
飘飘荡荡又顺理成章。
……
……
……
……
“辛苦你了,亲爱的吉尔。”
……
……
……
……
boom,谢天谢地,终于炸了。

……

【end】


—————
还是强调一下吧:
吉尔伽美什你可太丢人了,拉二喊你退霸道总裁扣扣群了


评论(29)
热度(582)

© 四点水战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