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点水战士

业余深夜诗人

【高文咕哒♂】致亲爱的魔法师(01)

致亲爱的魔法师

 

#高文X藤丸立香(♂)

#交叉世界观||私设

 

<<< 

献给瑰色的荒原上,恶魔和魔法师一同驱动的城堡

<<< 

 

01

 

小镇港口的新式渔船发出高亢的轰鸣和灰色的浓重烟雾,震动的声响连带着清晨的钟塔一同传到阁楼下面窗台擦得亮晶晶的屋子里,因为偷懒夜晚没有关好的窗户在一连串震动下摩擦划开,摔打敞开的玻璃立刻无私地将海洋和废物的气息吹满了整个狭小的卧室。

脸颊塞在厚枕头里的人在这烟熏的普通早晨里睁开了他卷翘的睫毛眼睛。

藤丸立香踉踉跄跄地在他的小床上爬起来,挣扎着还没睁开的眼睛惩罚似的拉上了老旧的阁窗,楼下已经有新鲜的商贩和沉淀了一个夜晚的新闻小幅度热闹起来了,他光着脚丫蹲在衣柜里从一大堆旧书里费力地拉扯出今天的衣服,拍打整理干净因为趴着睡觉而柔软发翘的前发之后,他小心翼翼地推开了木门。

窄小的走廊里是灰扑扑的尘粉和阳光,他尽可能轻轻地溜过发出酸味的旧地板滑下鹦鹉螺式的旋转楼梯,然后在最后一道阶梯上轻轻洒下了攥在手心里的黄色粉末。

宁静而扭曲的光线沿着他经过的路线伸展闪烁了一下后消失,藤丸立香终于松懈地叹了一口气,弓着腰在柴火和废铁堆里发出了一连串翻找和扒拉的巨响,被挖出来的平底锅和餐盘堆在火炉边上,接着一大块木板撞击在餐具上发出了硬邦邦的咕咚声。

藤丸立香插着腰盯着那块木板看了一眼,然后拽着桌边椅子上的黑斗篷一起拧开了装着门铃和报纸空的前门——


        魔法师高文营业日:欢迎普通咨询与尊贵的女士预约。


他提着篮子躲在隐藏的大斗篷里,看上去就像是个古怪的老男人躲在镇上最人气的魔法师工坊前找麻烦,藤丸立香一点都不在意街道上穿着大号女佣服和提着血淋淋的鱼头的厨师对他有什么看法,他只是掰正了门口营业的木牌后便带着他心爱的提篮沿着下坡的小街道跨步而去了。

在今天,藤丸立香要绕远一点去集市上,补充他的蜥蜴指甲和球茎粉,如果运气好的话,在巷口的花店里,新来做鲜花生意的小姑娘会送给他几支还有力量的隔夜黄水仙。

 

清晨的门铃声落干净之后,年轻的魔法师洒下隔音粉末的二层走廊里,传来了黄铜锁忽然打开的轻微声响。

 

<<< 

“这是快速止血的小范围时间药粉,但是效力结束之后还是会流血所以要记住时间期限……”

藤丸立香压低了嗓子从拱形的小窗口探出头来递出药粉,提前预约过的药剂在上午的时候已经送的差不多了,面前的这个代替母亲的圆溜溜小姑娘是今天的最后一个顾客,从拱形的窗口里看这个看上去就不聪明的小家伙,就像看一块葡萄酱面包似的,为了防止不必要的麻烦,他难得破坏形象地趴在窗口上连说了三遍,直到葡萄姑娘点了四遍脑袋后他才安心地伸出手——

葡萄在努力向他接近。

仰着头的小女孩连红皮鞋上都踮出了褶子,藤丸立香也丝毫不辜负这份期待地努力把自己从窗口伸出去,然后就像高文曾经和他说过的那个狐狸和葡萄架的故事一样,他始终还是差那么一点点。

“唔——拿不到……请您再加油一点!”

“……就算你这么说……”

藤丸立香挤压着肺部的气连话都说不完,他现在就像集市鱼摊上被挂在杆子上的长条海鱼一样努力挣扎着下坠,快要到正午的时间这条大街上没有几个人停留,就算有这些木头做的小镇乡下人估计会把这当成诡异的魔法仪式,藤丸立香哀叹地发出了流汗的最后努力,他脚尖点着地板奋力地往前一跃,这激烈的动作像是原地刮起风一样将他黑色的长斗篷吹起,漏出他光洁的纯白额头和湛蓝的眼睛,然而他还来不及因为在一颗葡萄似的小女孩面前暴露伪装而慌张,下一秒失重的恐慌便从他离地的脚尖上传来。

——要死了,绝对负伤,这止血的商品药粉要赔本用在自己的脑袋上了。

“啊……”

女孩的声音和他忍耐的恐惧一同混杂起来,藤丸立香紧紧地闭上了眼睛,然而剧痛和骨裂的声音没有如约传来,恍惚与倒转的视线里他感觉到有一阵力量环绕着他的身躯,把他带离了将要覆灭的命运

“……啊,是魔法师先生!”

“下午好,我可爱的小女士,您幸运地刷新了来我工坊的漂亮女士的年龄下限和纯洁的上限……嗯,给您药剂。”

明亮的光穿梭在他颤抖的指尖,然后溜走着偷掉了他的药剂玻璃瓶,藤丸立香看着男人探出头去优雅地把瓶子塞进葡萄女孩的篮子里,顺手扶正了她头顶上粉红色的毛绒花缀。

“……谢谢,魔法师先生……嗯,刚才的哥哥没事吧。”

“您真是个可爱的女士……不过啊。”

藤丸立香贴着窗台边上躲进阴影里,他攥着黑色斗篷的边缘压低了脑袋,穿着松散的衬衫踩着拖鞋的金色男人贴着他的身体靠在阳光和鲜花的拱形窗口里,仿佛有一个花园正从那里展开拖延。

“这里是我魔法师,高文的魔法工坊……”

藤丸立香长长地吸了一口气,下坠和濒死的错觉还留在他冰冷和颤抖的身体里,然而阳光底下那个蜷曲金发的男人像是阳光或是火堆一样离他这么近,从皮肤里散发出来的沐浴剂和香水的味道就能将他拽回温暖的地方。

“……这里并没有你说的,‘哥哥’。”


高文交叠着双手托着下巴看着窗台下的年轻顾客,他的睫毛蜷曲着像是金色的花藤和蛇一样缠绕着他冰晶似的蓝眼睛,他轻柔地摸了摸幸运年幼又健忘的女孩的脑袋,然后目送着她消失在抖动又迷惑的正午的阳光之下。

“立香。”

“啊,对不起,我没关系的……”

藤丸立香在他的手心里蹭掉了湿润粘稠的汗液,翻转的木牌上显示日常营业的时间结束了,等到再次翻转时将是太阳到达钟塔顶之刻,那时预约的客人们会踩着高跷般的鞋跟和插满羽毛的大帽子敲响他们的门。

“你不用和我道歉的。”

高文甚至是无意或者故意的叹了口气,他关上拱形窗的门把男孩一样大的人从阴影里拉出来,抽掉他伪装的长帽檐把他摁在工作台前,药剂堆满的桌子上满是油灯燃烧的痕迹,他看了一看深深刻在木纹里的黑色无言地眨了几下眼睛。

“你睡得太少了,立香。”

“我没有!”

“你以为偷偷在楼梯上撒你那些小药粉就是万能的吗?”

藤丸立香说不出来,他塞在工作台前面对着高文就像从前实验魔法笼子里的兔子,这个角度里他能看见高文缀着金线的丝绸上衣和袖口上刻着蜜蜂翅膀的纽扣,他的头发蓬松柔软得无论戴什么帽子都好看。藤丸立香别过头去低着脸咽了咽口水,他不公平地想着明明是一样的钱,凭什么他早晨要拿着金币去买脏兮兮的小蜥蜴尾巴,这个家伙却能买一堆漂亮衣服。

“……我要把订单做完。”他小声地没有错却要辩解和抗议,但是在添了百合花的香水环绕下又有谁觉得自己没错呢。

“你知道捕鱼的日子快到了,大家都需要顺风的药水和止血药剂,这个天气还有很多人会复发头痛症和花粉症,没有副作用的止痛药水也很畅销……”

藤丸立香掰着手指像是要从小镇的东边说到西边,高文看着他轮过一遍的手指忽然觉得粉尘底下有书页滑过的时间,他们一同来到这个镇子只有五个月的时间,然而这里的人却已经这样地,倚靠了他们的存在。

倚靠只有他知道的,魔法师藤丸立香的存在。

“那么,等你的畅销药剂期过去了,你能向我保证好好睡觉吗?”

“诶……就算不是这个时间……”

“立香。”

在沉闷的呼唤里藤丸立香缩起了脚尖,条件反射般的他抽搐着向后一推,然而他的同居人并没有这一次特别放过他的意思,膝盖贴着地面发出咚咚声的时候,藤丸立香觉得鼻尖和睫毛一起奋力燃烧了起来。

高文跪落在脏兮兮的地上,藤丸立香看着他眼睛里是一双手捧着自己的脸颊的倒影。

他下意识地拽进了座椅上抽丝的垫子,这个服从和恳求的姿势里有着只有他们两个人知道的过去的秘密,这样贴近和亲密的姿势一点都不正常,然而因为这个姿势开始不正常的自己似乎更加不正常了。

“高……高文,我……我说过……我不太适合这个……这个……”

“但是只有这个对您才有用不是吗?”

“我知道了……我知道我会答应你……”

“请您正视我……您愿意看在我忠诚的服从和珍视之下,答应我对您的规劝和祈求吗……我亲爱的魔法师,我的主人。”

藤丸立香牙齿颤抖着把落后的士官骑士风俗和战场上下来的后遗症男人暗自骂了一遍,他几乎是被地下妖怪附体了一样猛烈地点头致意,高文的指尖沾着他脸颊的皮肤和血脉发出突突跳动的声音,藤丸立香觉得自己下意识地快羞耻到哭出来了,连眼角都是深重的红色。

“我知道了……我知道了,我聆听你的规劝和祈求……拜托你放开我吧!”

“您真是个善解人意的天使,立香。”

得到满意答案的男人从地上拍着裤子站了起来,他绕着端坐在那儿的年轻魔法师强忍下拥抱和亲吻的冲动后晃到了炉子边上,已经快要过了午饭的时间了,桌子边上篮子里的新鲜土豆都快干巴巴地掉下泥土来。

藤丸立香闻着火焰舔舐锅底的味道渐渐冷静了,他咚跳和正在无声无息被人带着跑的心脏燃烧着他晕头转向,他看着自己发红的手心觉得那个奇怪的,越来越不太对的气息在他的身体里疯狂漫走得更快了,抬起头来他看见高文正拉扯着厨刀把一串土豆皮削下来。

藤丸立香却觉得他在看一堆用来制作爱情禁药的黄水仙。

 

“……高文,今天下午会有首都的麦格雷女士的预约……玻璃瓶和药剂说明我帮你放在工作台下的暗格里了,倒时候你只要读……”

“立香。”

咚咚的一声,是土豆被按在砧板上切成两半的声音。

“别在我和你的时间里,讨论这些无关的事情。”

“嗯……那……那是培根土豆吗?”

“猜对啦!”

 

【tbc】

 

————————

因为太喜欢这个让高文代替立香做魔法师骗乡下麻瓜的故事所以激情开连载了,并不知道能传达给大家多少这份新生的恋爱。

可以的话希望得到你们的黄水仙爱意好让我加速完成

以及希望你们能感受到这颗切来黑的大土豆高文卿 

 


评论(10)
热度(259)

© 四点水战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