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点水战士

业余深夜诗人

爱德蒙是在笼着红色灯光的巷口第一次看见藤丸立香的,他凹着腰倚在松落的墙边上,手里正拿着一瓶开始融化的玻璃汽水瓶,滴落的水珠蹭着他的手腕一片亮涔涔的液体。
他很漂亮。
也许是注视的时间太长,又或者是这样一个高大上的男人停留在这样一条街上太过瞩目,藤丸立香没有过太久便将视线投向了他,在此刻变成橙红的光线里他更加近地看到了他脸上被汗液弄得有些融合的各种颜色,透明带闪的亮片贴在眼皮和脸颊上,像是水槽里没有被除干净的鱼鳞。
藤丸立香在望着他,当爱德蒙意识到这个现实的时候,对面的那个停在巷口的男孩却忽然冲着他微笑了起来。
他下拉着着他红色的眼角,柔软又合顺地朝他贴合双手,而后像是祷告一般地点了点自己的额头。
街角忽然传来泥泞的车轮声,徘徊来过的电车发出当当作响的声音,在夜里空荡电车的出现忽然让他们的互相注视变成了一截一截断开的画面,在轮番闪过的正方形车窗里,爱德蒙忽然觉得在看一场配色奇妙的胶片电影。
他看着第一格男孩放下双手,第二格男孩转身,第三格男孩回头最后望了他一眼——
最后电车经过,他消失在了现实的巨大格子之间。
爱德蒙忽然便觉得,这红色的灯光有些过分恶心了些。


在学校里那个永远扫不干净的图书楼底下,爱德蒙看着亮片已经被洗掉的藤丸立香的时候忽然想起来,昨天晚上他竟然比自己更早地,认出来他是谁。
“帮我保密吧,学长?”
“你为什么觉得我会帮你?”
藤丸立香忽然笑了,他摸了摸穿着校服的立式领口,然后凑上来用了一本文艺社的旧合集戳了戳爱德蒙的胸口:
“我昨天问过神了,他说你一定会帮我的。”

评论
热度(94)

© 四点水战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