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点水战士

业余深夜诗人

玉米糖浆

#想写一点咕哒男和嘟嘟做gaygay的高中生朋友的小故事
#闪恩前提ver.


<<<<
恩奇都坐在食堂靠贩卖机边上的座位里,草莓奶昔已经吱吱地快吸到底,抽气的粗吸管里发出空空的回响声来,端着牛肉咖喱的学生从他们这一桌背后绕过,空气里都是辛辣又浓厚的味道。
“……还没好吗。”
出于关怀或者找到话题结束这顿午餐的原因,他不得不放下手里的纸杯切入一个可能永无止境的话题里。
“恩奇都啊,你听我说……”
来了,脆弱无力又残酷的家伙。
恩奇都叹了口气,藤丸立香手底下的玉米杯已经被他捣碎稀巴烂,像是一团金黄色的糖浆般凹在可怜的矮矮杯里。
“我一直都听着,藤丸立香同学。”
从一开始描述玉米穗一样柔软蜷曲的学长的头发的时候开始,就一直听着。
“……嗯,我说到哪里了,我和你说过学长的纽扣上面有他名字的缩写了吗,还是他的鞋子每天都会换不同颜色的鞋带的是……”
“你离犯罪行为已经非常近了,先生。”
恩奇都觉得是食堂的奶昔碎冰加的太多了,以至于他的额角传来了摩擦音般的疼痛,一想到这个痛再过几分钟就会被人发现然后嘲笑一番,他的心情就不免带上了少见的泥巴版的尖酸。
“没有什么偏门的恋爱诅咒,是通过在朋友面前捣碎玉米杯达成的,如果你这是暗示我前去捣碎你暗恋对象的脑袋,你可以直接开口。”
“不可以!”
“我来做的话不会追查到你身上的!”
“我根本不是这个意思!”
“那你想干什么?”
恩奇都冷静地向有撑着脑袋,空掉了的奶昔杯外面流下了一滴柔软的粉红色的痕迹。
“我……该去告白吗?恩奇都。”
啊,这个人恋爱原来是白色的玫瑰花的味道。
恩奇都看着涨红脸的男生微微地轻笑了一下,他从口袋里摸出早上有人硬塞进去的手指饼干来,霜糖味的手指饼干在便利店里很难买到,又甜又腻地吉尔伽美什抱着一整箱的时候骂他一个人撑起了这个厂家。
“来占卜吧,立香,如果我从吉尔给的饼干里抽到的第一块是碎掉的,那么你就拿着你的书包立刻跑到高中部的楼下去。”
“去……去干嘛?”
“去吻一口你的玉米穗卷卷头学长。”
恩奇都抖抖袋子,在沉浸在无穷尽幻想的少年的面前咔嚓打开了银色的包装纸。
“等等等等这么快的嘛!我还没准备好……啊啊啊恩奇都你……不算不算……”
藤丸立香在打开包装的瞬间像是中了魔法一样局促不安,然而他的心还是跟随着那敞开的包装纸抽动跳跃,他看着朋友的指尖伸入那包装袋,脑髓里像是有一千份的酸浆翻到,他听见在梦中无数次羞耻地想起的面容和呼唤。
——立香。
啊,求求你,求求你抽中碎掉的幸运吧!

“啊,真的是碎的,你的运气一直都很好啊。”
藤丸立香抬起头来,伸到他面前的是一只敞开的手掌,干净的纹路里躺着半块眼球状的饼干,碎屑般的霜糖撒在上面,让这块决定命运的东西看上去这么随意且诡异。
“真的,是碎的吗……”
“如你所见。”
“那我……那我……”
“距离午休结束还有二十分钟。”
是一个吻一个问题一个回答的好时间。
哗啦的一声,在食堂深处传来了翻到一连串椅子的声音,接着所有人都能听见一阵风和心跳穿透有力的声音,是有力的球鞋,干净的气味,还有因为紧张而汗湿的前额的黑发。
是奔向一块玉米地的藤丸立香。
少年的手心里紧紧攥着半块眼球的甜蜜霜糖。

<<<
“哦——真难得,那个杂种今天没缠着你吗?”
“嫉妒的话你可以留级,吉尔伽美什前辈。”
“如果不是你莫名其妙空窗两年坐在我边上上课的就不会是那个阴郁印度人了!”
恩奇都听着熟悉的愤怒的质问愉快地笑起来,他刚刚丢掉一杯奶昔的地方被人塞了一个一模一样的纸杯,满不在乎的家伙身上是夏日钻进便利店买东西的炎热和汗水的气味。
他决定冒着头痛加重的危险,一点不说地喝掉这杯,来自恩奇都的玉米穗学长的心。



“饼干没了。”
“回家吧。”
“好哦。”


【end

评论(10)
热度(199)

© 四点水战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