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点水战士

业余深夜诗人

【闪恩】群星山峦

群星山峦

 

CP:吉尔伽美什x恩奇都

#私设定请注意

 


<<<<

 

在荒漠里行走的话,骑在骆驼上的人沿着唯一的河流窝在柔软温暖的皮毛里,睡梦之间会分不清是在陆地还是在水中穿行。


<<<<

被意外传送到混乱的平原上的时候,恩奇都甚至以为是遥远的记忆的碎片,然而异域的装饰和驼铃柔软又悠远的声音又让他瞬间清醒过来,沙丘上传来的风从前往后吹,带来一整个漫长的商队所负重着的香辛料和烟草的浓烈气味。

“哇,你终于睡醒了!”

单只的驼铃忽然变成双只,匆匆蹭过的骆驼上传来年轻人的声音,恩奇都有些意外地扭过头去,被风沙吹得泛红的圆肿脸提醒着他这的确是某个崭新的世界。

“一不留神你又睡着了!被别人发现你又要被罚钱啦!”

恩奇都惊讶了,这个世界居然连带着身份都设计好了吗?因为偷懒而经常被罚钱的沙漠商人……这是何等胡乱又不正经的设定。

“我……我难道会被发现睡觉吗?”

在确认了魔力浓度和圣杯气息都极其淡薄之后,恩奇都不得不发愁要怎样了解更多的信息,然而这句话似乎被这唯一的搭话者理解成挑衅和顽固了,于是圆肿脸骨气暴涨地踩着骆驼而去了。

“好,你不会被发现!那你就偷懒去吧,我不提醒你了。”

驼铃又孤零零地响起来,恩奇都指尖似乎瞬间抽动了一下,下意识地想模仿藤丸立香做出点能讨人喜欢的话语,然而还没等他解析替代个性,骆驼便踩上仿佛是另外一块沙漠那么遥远的距离。

头疼啊,御主。恩奇都从来没有如此想要倚靠过唯一正常人类的念头。

不过万幸的是,这样低的魔力浓度下养不出什么怪兽或者什么呼唤着圣杯毁灭宇宙的怪人,恩奇都摇在他唯一能够交流亲爱的骆驼上就像骑着自行车的罗马假日,他还没有想出这个莫名袭来的世界要从他这里夺走点什么或者硬塞点什么,不过在摇摇晃晃的惬意和浓烈的香料烟草之间他还是预感到了点什么东西。

世界啊,诸神啊,想要和他开玩笑的时候,都必然同另外一个人休戚与共。

或许是错觉也或许是习惯,恩奇都觉得他都能从风里听到,那塞在不知道哪个角落里的一个吉尔伽美什先生震怒的呼吸声。

 

传送到这个世界的时候是清晨,恩奇都牵着骆驼穿着他叮铃铃响的衣服在沿途的绿洲里假装吃了一顿人类的午餐,他坐在那群黑白色的商人中间觉得自己突兀又诡异的和谐,虽然没人特地和他说话也没人特地给他的碗里多加一根羊骨头,但是他知道这队奇妙的旅行者里没人因为他诡异的绿色而差别对待,这让他更加坚定了这不是个真的宇宙的想法。

恩奇都偷偷埋了一沙坑的羊骨头掰了一小块的淀粉饼,英灵的体质并没有因为环境的改变而变化,他依旧不需要进食,不过他把自己的一份粮食量自行勾画到了他的骆驼上,野兽的直觉和做森林土大王的经历让他轻松挤兑了其他的骆驼,亲自把他的好旅伴送到水和草最好的地方。绿洲里的颜色终于不像是荒漠平原上那样单调,明快的色彩盘像是刺激物一样让他昏昏的身体变得精神抖擞,他蹲在温顺着啃草的家伙边上想到了很久以前和很久很久以前的故事,想到了他的“系统”里最早的一笔和最深的一笔。

“你知道我还要走多远么?不过我已经很久没有和像你一样的家伙对话了,就算你知道,我也不知道了。”

骆驼扭过头睫毛长的像是要扎在他脸上,恩奇都发笑地拍了拍他的脑袋,旅行商人助兴的歌唱和鼓乐像是从天堂漏下的声音。

混在商队里的人大概有从某个宫殿里逃走的乐师,恩奇都听着那复杂的技巧和深沛的感情觉得和乌鲁克的乐师不相上下,在这奇幻的错觉里他的脑子忽然飘过一个闪光般的念头,他从地上爬起来站在草堆里,不顾叶尖的齿印磨着他的脚趾。

在这个世界里他是一个沙漠商人,一个混在香辛料和烟草里却卖奇怪小玩具的家伙,他掏过自己装在行李包里的货物,费了半天劲挖出来一只木头做的小牛。这样庸俗又奇怪的规律一定一定也不会放过他身居何方的王,他一定也是如此降临,忽然就掉进了一个设定好一切的座椅。

吉尔伽美什会是什么呢?

恩奇都异常活跃地开始衷情于这个想法,他的脑袋里立刻涌入瀑布般的黄金和宝石,成山堆的香料和葡萄酒……他已经想到了足够细节的部分,商队的最后一站会是满堆着黄金箱子的吉尔伽美什的豪宅;或者有人躺在国王的软垫上正等着异国商客贿赂的顶级财富……

庸俗又可笑,然而又甜蜜又酸辛。

恩奇都挂在他吃饱了两倍的骆驼身上跟着重新启程的商队出发,他还没有想完这个贫瘠的沙漠世界里有多少适合吉尔伽美什的东西,不过他已经决定了,整整一个下午他都要在这根本无料的妄想里度过。

这样他便会在思念里度过这段太阳走入黄昏的间歇。

 

沙丘边上点起篝火的时候露营人开始饮酒唱歌,即使是这世界上最虚假的金钱打交道的男人也会在夜晚变得单纯,恩奇都身上披着圆肿脸送来的织毯坐在稍远一点的火堆边上,虽然他感受不到沙漠的夜有多冷,但是他还是因为圆肿脸的善良而窝在这漂亮鲜艳的织毯里烤火。

对于沙漠商人来说这是幸运的一天,很少能在一天的时间里度过两个水源充足的绿洲,夜晚的这一片靠在大沙丘边上,连作恶的风都不太能够刮的猛烈,所有人都在这极端的安逸和宁静里感受到了故乡的味道,月亮在天空稍微偏一点的时候人群已经醉成了躺倒的黑影,空空的酒罐压在木琴边上,烤到碳化的动物骨头在火堆里一闪一灭,甚至连骆驼都睡着了,恩奇都经过他朋友的时候听见它吃的不能再饱的胃里传来了咕噜噜的声响。

早就预感到会有这样夜晚的人绕着鸣沙的岸边走的稍远一点,傍晚的时候恩奇都把帐篷织的远一点,他还是害怕如果太近了这群人会发现自己,然后将他这样非人非友的家伙抓进人间的聚会里。

离开火堆太远即使是英灵也能感受到温度的落差,恩奇都下意识地裹紧了身上的毯子,沙漠无风的夜晚天上的群星又高又亮,照在地面上就像水银化成了河流,恩奇都沿着这样的冷和光走了很长一段路,他天亮的时候测量过会有多远,然而在黄昏没有消失,黑夜没有降临前,他测量过的帐篷到喧闹的醉酒现场之间,是不会有障碍的。

是不会有两个人才需要的火的颜色照亮他的眼睛的。

恩奇都从他烫的发红脚尖向上望去,然后有一个被火堆照的亮亮又温暖的家伙正盘腿坐在他的帐篷边上,篝火的颜色熏的他发尖橙红色,发顶是比银河和山脉还要璀璨的金黄。

“恩奇都……”

他听着声音,然后迅速飞快地在他的灵魂里唤醒跟随了王的念头,吉尔伽美什的个性,吉尔的一切。


“你搭帐篷的技术还是和以前一模一样的又烂又没美感。”

“我搭帐篷的技术还是和以前一模一样的又烂又没美感。”


恩奇都在吉尔伽美什闭口的愤怒里抱着毯子愉快地笑出声,被猜透了的王立刻赤着脚越过篝火堆就来讨伐这不尊重的泥巴蠢货,摇曳的火光在穿行的风里摇晃地像是红色的纱幔,恩奇都闪过身丢了一地的羊毛织毯,吉尔伽美什立刻勾着他的脚踝把他压倒在五颜六色的绒线堆里。

这个世界破碎的魔力循环让他们像两个凡人一样扭着打架,看上去就像乌鲁克集市里为了最后一块牛油蛋糕大打出手的傻孩子,然而王和泥巴依旧因为难得的对峙而由衷地愉悦,他们并不是依赖武斗和技巧的专家,只是天生的血液告诉他们怎样粗鄙又痛快地互相殴打,搅乱的绒毯在星星和火底下像霓虹一般闪烁耀眼,如同任何一次再遇,也如同任何一次不可能实现的再遇,他们以战胜彼此而宣扬喜悦。

格斗以绒毯差点崩裂为终点,恩奇都并不想破坏这友善的象征,于是在莫名其妙的地方吃到了一份意外嫉妒的王哼着气从地上爬起来了,他踢了两脚干柴助燃然后坐到恩奇都简陋的帐篷边上,叠好毯子塞在一边的人绕过火堆安静地也坐到他的身旁。

“问题有很多吗?吉尔。”

“没有。”

吉尔伽美什捅了捅篝火,他从一开始就知道这个乱造的世界撑不了多久,然而他还是低头看了一看身上穿的叮铃铃的恩奇都:

“你有吗?”

“很巧的是,我也没有。”

恩奇都抛了抛一颗小石头丢进火焰里,瞬间窜高了很多的火焰里闻到了一点烧焦的气味。在这块篝火照亮吉尔伽美什的时候恩奇都就有天生的直觉诞生,他直觉这个世界也走不了太远了,毕竟所有的世界和所有的神都是这样,只要写好相遇和相遇后的喜悦,世界就离灰暗不太遥远了。

风绕过大沙丘和绿洲的水域,挂在帐篷上的帆布被吹的发出轻轻的响声,他们都在思考要怎么度过这样一个正在消失的夜晚,恩奇都藏在心里一个拥抱总要有的,吉尔伽美什藏在心里起码三个亲吻是必须的。

月亮拖着明亮的群星掉在山顶上,就在一瞬间,世界仿佛因为火焰烧穿了一根枯木而骤然禁止。恩奇都的心脏忽然如同人类般稍稍跳了一跳,他急匆匆又不加思考地忽然没有了头脑。

“吉尔,你在这里是什么,是国王还是财宝主……”

“你在说什么胡话,我从一开始就在这片鬼地方醒过来,然后就看见你这垃圾糊成的破布……”

王的抱怨没有说完,友人的问题没有提完,然而星辰却在这一瞬间消散破碎,突然落了一地的水银让他们明了的心变得沉重而满溢。

“嗯……别说下去了恩奇都。”

“我知道了,是睡觉的时间了!”

火光底下他们彼此飞快地钻进了漆黑的布巢穴,仿佛简陋的帐篷可以掩盖他们脸上柔软到不像一个王不像一个武器表现出来的深情。




<<< 

他的故事里是他一直在找寻你。

而他的故事里他是从诞生开始,就一直在等待你。

 

 

【end】


————————

是幕间更新后新的恩哥设定下谈一谈傻逼恋爱的事情👌

评论(10)
热度(458)

© 四点水战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