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点水战士

业余深夜诗人

最近小朋友学会了新的一招。
恩奇都坐在沙发上看着最新的异界报纸,使魔和小精灵正在勤勤恳恳地在地面上打扫卫生,忽然间浴室里就传来了一阵翻滚的巨响外加一阵可怕的骂声,很快吉尔伽美什就光着身跑了出来,亮晶晶的红酒浴池酒渍撒了一地。
“恩奇都!你儿子!!”
“是你儿子。”
恩奇都看着腋下勒着毛巾就提出来的小朋友感到头疼无比,他就不该放这个人带着小朋友洗澡。
“有什么问题吗?”
“这么明显你看不出来吗,小杂种他……”
吉尔伽美什提着小朋友的毛巾把他吊起来看,但是居高了却发现还处在幼儿期,胖嘟嘟的泥巴吸血杂种正一脸平常地看着他们两个,吉尔伽美什大眼瞪小眼观察了一会儿发现的确没什么问题,小朋友屁股上的尾巴都没少半寸,一瞬间凉飕飕的风从四周吹来,难得他感到了一丝尴尬。
“回去洗澡,不然他感冒了半夜吐泥浆水就麻烦了。”
恩奇都抖了抖他的报纸没说话,吉尔伽美什只好提着他的载人毛巾回他的浴室里去了。
虽然在家里异常迟钝的吸血鬼先生没有发觉,但是恩奇都还是看见了,小朋友屁股上的尾巴悠悠地晃了几下。

过了几次相同的经历之后,终于有一天轮到恩奇都带小朋友去洗澡了,他看着浴缸里眼睛红彤彤的小朋友玩着水鸭子,有点无奈地说:
“你下次要玩游戏要先和他说哦。”
“我想说呀……但是找不到机会。
小朋友有点无奈又有点可怜的从水里伸出他的左手和脚丫,恩奇都看着已经自由把身体部位化成水流的小朋友,有点好笑地想难怪吉尔伽美什会如此吃惊。
“别骗我了,你觉得很有趣吧。”
“嗯,我要为这个向你道歉吗?”
小朋友虽然知道两个爸爸都非常爱他,但是从一定程度上来说,他更害怕这两个诞生他的神秘物种,就仿佛狼群里幼年的孩子更容易在强大的父辈压力下尽快生存,他天生知道该如何面对这两个父亲。
“……为什么要道歉?”
“你不喜欢有人欺负他不是吗?”
小朋友窝在水里发出水泡的声音,尾巴左右甩来又甩去,幼年的吸血鬼没办法收回自己的尾巴,出门的时候恩奇都会帮他塞进圆圆的南瓜裤里,在家的时候就像是为了缓解塞在裤子里的忧郁,小朋友最喜欢的就是把尾巴甩来又甩去。
“嗯,对,我不喜欢有人欺负他……”
“就像上次那个黑头发的姐姐,你丢了一整个千层派和南瓜馅料火鸡让大家万圣节只能喝樱桃饮料看人类的恐怖片……”
恩奇都忍住了想要塞住儿子嘴巴的心,他轻轻敲了敲小朋友的脑袋,湿漉漉的额头上立刻起了一个红色的痕迹,被敲了的小朋友立刻哀嚎了捂住了脑袋,有点伤心地抬起头来:
“!你打了我了!”
“这是亲昵的表现,小傻泥巴。”
你还骂我,小朋友顿时觉得自己灰心丧气,全身就快融化了一样要变成澡堂水顺着下水道离家出走了,但就在他融化之前,他感觉到温柔暖和的手托住了他的身体。
“我不喜欢有人欺负他,但是我喜欢你欺负他……嗯这个道理你可能现在还不明白,不过将来会有一天你懂的。”
“有一天……要等到什么时候,再吃一次万圣节南瓜够吗?”
“要等到你吃到另外一个人给你做南瓜的时候,亲爱的……不过现在还太早了,那一天吉尔会想杀人吧。”
恩奇都愉快无比地畅想了一下未来,浴室外忽然传来了打喷嚏的声音,他笑了笑和小朋友对视了一下,后者便从纠结的深思里挣脱了出来,送上了甜滋滋的笑容。
“我知道了!但是我现在还是觉得你的南瓜最好吃哦!”
“啊,一个好回答,为了这个回答,我给你一个礼物好不好?”
“好!”

浴室里静悄悄地过去了很久,吉尔伽美什按异界电台的次数和频率上涨的非常快,终于他受不来了,踩着穿反了的拖鞋一路踩到浴室门口,咣当一声就打开了布满水蒸气的大门。
“喂你们两……”
可怜的吸血鬼朋友在一瞬间收到了有史以来最大的惊吓,红色的液体流满了整个狭窄的空间,而一看就是主犯的恩奇都则愉快地躺在浴缸里,像是上菜场买新鲜黄瓜一样举着——
小朋友的新鲜脑袋。
“已经可以吃了哦,吉尔。你等这一天很久了吧!”
“你们在干什么!!!!!!”

“这是有利于家庭和谐的小游戏哦!”
忽然睁开眼的小朋友脑袋和恩奇都一起愉快地回答说,水底下黑色的小尾巴正在甩一甩。

评论(17)
热度(403)

© 四点水战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