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点水战士

业余深夜诗人

【闪恩】翅膀与尾巴(三)

#现代主厨paro


03

硬纸文件夹轻轻敲了敲桌面,低频的闷响在空旷的教室角落里缓缓回响了半刻,古典系的教授今天带了一顶新的假发和新的领巾,但是依据没有阻挡他亲爱的助教先生从铃声响起后就蹲在最后一排蜷缩着深度睡眠。

“恩奇都,我下课已经十分钟了。”

“嗯……教授?”

从沉眠里醒来的家伙大概脑子和他的头发一样混乱不堪,作为音乐系的教授,老先生每次都弄不明白,为何这个小东西只是睡在墙角边上却能把自己一头视觉系的头发睡得像是沙漠里跑了三天三夜的火鸡。他继续敲了敲桌板,看着一只绿色的太阳在下午时分从他的教室里升起来。

“你还好吗?我知道这节课的内容加上你上学时一共上了三遍了,但是从头睡到尾还是伤害了老人家的心脏了恩奇都。”

“对不起,教授……我有点控制不了自己。”

恩奇都趴在课桌上懒洋洋地打了个哈欠,他有点抱歉地朝着这个仁慈的老人笑了笑,他知道无论自己干什么都能在教授这里获得原谅,毕竟这是世界上最宽容的老头。

“好吧,我知道我关于你私生活的建议你一概不会听,要不然早三年你就会把你这头蠢头发给染回去了……今天的乐器调整和乐团的指导也需要你的帮忙,啊,还有首席小提琴手情绪有点问题你可以适当地调控一下,总之交给你我可以安心。”

“是……教授呢?歌剧院的女演员还没有搞定……唔啊!”

硬纸文件夹咚咚砸了砸脑壳,恩奇都吐吐舌头终结了讨论黄昏恋情的,他迅速地从疲倦的躯壳里跳起来,冲进教室前的三角钢琴里掰开盖子便开始调音。午后的阳光非常好,蘸着别的音乐教室里传出来的交响乐断章冲进教室里,拨撩着他无意识地哼出歌剧的低唱。

宁静又合适,像是盘子里刚刚切好的岩融蛋糕一样和谐又可爱。教授再一次地承受不住自己满溢的爱心,他慢悠悠地绕过阶梯教室拍了拍这除了头发一切贴合他心的小精灵肩膀,走出前门时像是忽然想起了什么忽然问道:

“嘿,忘了问你,上上周的餐厅如何?是不是度过了一个美妙的夜晚。”

恩奇都忽然停滞了,他嘴里一开始连声成章的音乐像是忽然卷进了一只鸽子一样乱七八糟。

“谢谢您的请帖,教授,我的确度过了一个美好的夜晚。”

年老的教授很少在他的助教身上看见这样由衷喜悦的表情,这通常是在完成巨型演出时才会出现的松懈和喜悦,恩奇都任何感情都忠实地展示在他漂亮的脸蛋上,此刻就有一只金色的百合正在阳光底下不被察觉地悄悄盛开。

热衷八卦的法国老年人眼底亮了,如果他再年轻四十岁一定会有长长地口哨从他的嘴里飘出来,不过现在他已经老到狡猾又压抑,踩着意味深长的脚步便从他的教室里扬长而去了。

毫无疑问肯定是一场浪漫的恋爱奇迹。

法国老头这样轻飘飘地想着,只是他年纪实在是太大了,终究没有猜到这个绿色头发的年轻人身上被年轻的命运之神搅乱着,遇到了怎样长着角和尾巴的该死玩意儿。

恩奇都目送着看上去像是吃了坏东西的教授远去,回过神来继续敲了敲他的小钢琴,音乐学院下课和社团活动之间隔着很长的时间,这足够他调试完这些乐器再去街角的咖啡店买一杯甜牛奶外加一块栗子蒙布朗。

不过,不过,命运之神看在他独一无二的金绿色长发面子上,又怎么会给他已经开启的奇遇偷懒闲扯的时间呢。

恩奇都处理完最后一个偏音,看来今天上台的学生并没有反社会人格或者爆发的表现欲,老爷爷钢琴成功地保护住了他的身体,他小心翼翼地合上琴盖后仔细擦掉自己的指纹,就在这如获新生的老爷爷面前,空旷的走廊里传来了一击敲定的鞋底声。

“恩奇都!”

叮咚咣当一整响,金绿色的助教下意识地按在钢琴上回过头去,门口的男人立刻被这噪音的巨响弄皱了额头,粉尘和午后的阳光底下,恩奇都从黑色的镜片里找到了一双熟悉的眼睛和自己的剪影。

“嗯……吉尔?”

“幸好你不是靠衣服识人的,我的朋友。”

吉尔伽美什伸手扣掉贴着额角的巨大墨镜塞进上衣兜里,靠着老旧教室的门边发出了带着笑意的友善轻嘲。

 

<<< 

恩奇都在街心花园的餐车上买了一杯甜牛奶和一杯咖啡,深秋的树顶几乎连一片叶子都找不到,但是还好鸽子依旧充当着消遣玩具在不停歇地工作,他在原地踩了几步之后便拿到了他的袋子,远处的长椅上已经有人把鸽子玩成了会排队抢面包屑的杂耍奴隶。

“您的两杯饮料……嗯先生,不好意思……”

带着红色鸭舌帽的服务员小姐似乎有点紧张,即使是愚钝如恩奇都也知道全纽约的人都会在这种状况下问他点私密的问题。

“先生,我知道不该问……但是和您在一起的是吉尔伽美什主厨吗?就是那个……”

“是的,但是我保证他不会在这里砸掉你的饮料机”

恩奇都叹了一口气,他三分钟前望着颤抖地咖啡机就知道这个女孩会问出什么问题,也预料到了无声的尖叫会用这样夸张地形式在小小的快餐车里爆发出来。他有点愧疚地对着远方的主厨招招手示意在等他一小会儿,恩奇都在回过头来的一瞬间忽然奇妙地产生了孤独的共鸣,吉尔伽美什如果在街心花园都不能得到他想要的私人空间,那后果一定会让主厨黑面包硬的内心再戳上几刀口子。

“那,那我们可以……”

“嗯,抱歉……但是我会让他在这只杯子上签名然后给你们可以吗?”

“真的吗!那真的是太好了!啊这两杯就不算您钱了……实在是太感谢了。”

恩奇都在夸张的戏剧表演下提着意外受贿的财富回归他的世界,吉尔伽美什也许可以在拉斯维加斯任何一家餐厅靠脸刷票,但是他一定猜不到在这样偏僻的中心花园里他都可以像这群鸽子一样蹭吃蹭喝,一想到这里恩奇都就忍不住咬着牙齿偷笑。

等到他回到主厨身边时,鸽子奴隶们已经学会绕着圈排队了。

“你一定在哪里当过国王。”恩奇都盯着排练整齐的鸽子方队,肯定地点头把咖啡递给鸽子国王。

“你不是第一个这样形容我的。”

吉尔伽美什挥了挥手让他的军队飞走给恩奇都让了位子,四散的鸟群里有灰色和白色的羽毛轻轻坠落,恩奇都咬着他的牛奶杯好奇地看了看主厨喝一口普通人的咖啡,深色的泡沫卷着他冷冰冰的嘴唇轮廓画了一个圈又被舔掉。

“所以,你是怎么逃过西杜丽满满的日程单跑到我的学校里来了,吉尔?”

恩奇都笑了笑看着斜过眼睛的吉尔伽美什,他装手机的上衣口袋今天异常平静地连一个震动都没有响。

“就算关机她也会有其他方法找到你的。”

被揭穿的主厨镇定地捏了捏纸杯,他望了一眼已经看穿了的恩奇都迅速换上了鄙夷的面孔,他朝着纸杯里轻蔑地吹了一口气开口。

“我不喜欢迦尔纳的新餐厅开张仪式,那个不知道从哪里请来的黑皮杂种居然比迦尔纳还要喜欢印度香料……我已经比拉美西斯那个混蛋得体一万倍了,至少是尝完了主菜才溜出去的。”

“印度……香料?”

“姜黄、小茴香、芫荽、番红花、马苏拉……整个餐厅都是这些又蠢又混杂的味道……”

恩奇都有些好奇地听着新的词语从吉尔伽美什的嘴里吐出来,他在主厨那像是实验室一样的厨房里每天都能见到新的食材或者调味料,但是这些都局限于吉尔喜欢什么,或者他想让他体验到哪些味道,而这些奇妙的异域香料显然从来没有出现在他的盘子里过。

“嗯,然后呢,这些也是像你昨天用的一样磨碎了使用?还是三天前告诉我的晒干后会产生不一样的味道?或者跟上周的柠檬草酱料一样,从花盆里摘下来吗?”

他对待这个世界,就像是纯粹又迷人的野兽。

吉尔伽美什有些小心地再一次收集起了恩奇都眼睛里的纯洁和赞美,每一个字和每一句话都无形地取悦主厨蓬勃的心,恩奇都用眼睛和记忆奇妙地将舌头感觉不到的味道用独一无二的方式录入他的大脑,以至于吉尔伽美什今天洒在牛排上的胡椒转了罐子多少圈都塞进脑海记得清清楚楚。

世界上再也没有比恩奇都更令主厨着迷的客人,他就像吉尔伽美什难以解决的自傲和骄傲在厨房里拥有了灵魂诞生了肉体,变成一个金绿色的完美容器前来抚慰他在世间得不到填补和满意的心。

“你想要尝一尝吗?印度香料?”

“可以吗?但是刚才你说过不喜欢用它们不是吗?姜黄?小茴香?”

“你在小看我吗恩奇都?”吉尔伽美什愉快的翘起鼻子发出了轻蔑地嘲讽,他拍了拍恩奇都的脑袋顶,像是再一次确认最伟大的真理一样凑过去和他贴近了说话。

“你认识的是世界上最伟大的主厨,亲爱的恩奇都,就算是世界上最蹩脚苦涩的调味料,我都能用它让一万亿个人高潮。”

他的确做得到,恩奇都下意识地便盯着这世界上所有厨师看了都会嫉妒挖苦的眼神微笑了,他低着头想起过去的两个星期里他在厨房里尝过的每一只盘子,觉得吉尔伽美什的确有万分的魔力可以让整个世界都被他折腾的天翻地覆。

“你在笑点什么?你不相信我吗?”

吉尔伽美什望着莫名其妙开始傻笑的恩奇都在一瞬间产生了复杂的心情,主厨猜不透这只柔软温暖的绿色脑袋里在想点什么,但是很快他便得到了比他想象地还要愉悦的回答。

“我比一万亿的人,都相信你可以做到。”

他抬起他的脑袋和眼睛,阳光穿透了枯槁的树枝和鸽子群落到他的生命和头顶,吉尔伽美什意识到他们此刻靠的如此近,就像烤箱里膨胀而起的两只手指蛋糕,只差一只叉子的距离,就能紧紧地贴在一起,连铲刀和奶油夹子都不能使他们分离半分。

“吉尔?”

“……嗯。”

主厨就在这一刻,就像他每天注意到烤箱里那一瞬间的变化,一瞬间砰砰而起的酥皮和马苏拉芝士融化的味道。

他注意到,有些东西已经开始悄悄地亲吻然后偷偷咬住了他的心脏。

 

<<< 

“吉尔,你能在这个杯子上签个名吗?”

“可以,但是你拿来干什么?”

“拿来替你支付一个安心偷懒的下午,亲爱的主厨先生。”

 

 

【TBC】


——————

要开始谈恋爱了啊,主厨加油哦!

评论(23)
热度(529)

© 四点水战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