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点水战士

从不睡觉诗人

【闪恩】翅膀与尾巴(二)


#现代主厨paro

饥饿使我激情创作


02

 

“请你当着我的面吃一口。”

吉尔伽美什侧身将精致的盘子滑进那个休闲服蠢货的眼前,从他的手里刚刚出锅的肋眼浇着稠腻的酱汁,餐厅里精挑细选的黄色光线终于得到了他们应有的价值,柔软地铺在这顶级的料理上像是碎掉了的黄金食盐一般珍贵。即使是不明不白切割了数盘料理的休闲服男人,此刻也忽然有了警觉似的停顿了一下。

“先生,我不明白您的意思。”

“你不需要理解什么意思,只要当着我的面把这块肉割开送进嘴里就可以了。”

吉尔伽美什冷漠地丢下盘子滑到桌子的另外一边坐下,然后像是观察一只实验用的老鼠一样看着这个男人,他毫不怀疑今天晚上遇到了整个世界上最让他觉得恶心的怪胎,然而此刻他的骄傲和自信,并没有意识到这是个还会让他更恶心的怪胎。

“您能向我保证,在吃完这一口后我能够成功从这家餐厅走了吗?那位美丽的小姐已经让我负担了不小的重量了。”

“当然,只要你吃了,我就放你走。”

“说真的,您真是我见过的最怪的厨师和餐厅老板……我的运气真不好……”

吉尔伽美什看着眼前的男人低头发出抱怨式的哀叹,动动手指疲倦地割着手下的肉,然而此刻骄傲又自信的主厨几乎有着百分百的确定,他能够看到今晚最好的场景,即使是没有味觉的人类吃了他的料理都能发出由衷的赞美,不可能有家伙——

“嗯,虽然是有些不一样,但是也没什么特别的,谢谢您,主厨先生。”

不可能的。

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

吉尔伽美什像是农场里被打了麻醉的成年火鸡一样突然僵直了,他从这个男人的眼睛里和言行里确实看不到一点的欣喜或者愉快,即使是用最高倍数的放大镜,也看不出来一丁点的赞美,面前的男人就像是真的没有味觉和舌头一样他做出了由衷的,普通评价。

“你是人类吗?”

下意识的,吉尔伽美什脱口而出,西杜丽都来不及制止她老板的冒犯行为,餐厅里像是下了禁止的咒语,所有人都注视着站起来的两个男人,厨师和他的客人,站在餐厅最中央的灯光下,对峙着。

“我可以把这句话当做对我的侮辱吗?主厨先生。”

“随你的便,今晚你已经足够让我恼火了。如果是梅林那个家伙从哪个蹩脚的垃圾堆里把你挖出来惹我生气,那么你可以回去要你的佣金了……”

吉尔伽美什碰了碰眼前被汗打湿的头发抬高了高热的额头,他今天晚上像是偏头痛袭来一般觉得整个脑子都是乱七八糟的,恶心的真人秀和恶心的食客评论员,最重要的还有这个恶心的绿头发……对,这个男人的头发居然还是绿色的!

他睁开眼来再瞧了一眼灯光下的男人,绿色的长发像是深海里或是密林中才能搞来的特殊食材,又像是少年频道里经常出现的女巫的汤药,总之都是些令他恶心,反胃,想要呕吐的东西。

他挥了挥手,想要终结这个难以言说的夜晚,然而就在他伸手的瞬间,有人却骤然握紧了他的袖口。

“我不知道您对我的意见是哪儿来的……但是我必须要告诉您的是,今天晚上最后这一份……嗯,无论什么也好,在我看来和之前让我尝试的每一份没有任何的区别。我甚至可以毫不犹豫地惹怒你,这比我学校边的快餐车上的热狗还要让我觉得普通!”

咣当一声,西杜丽手抖地拿不出餐盘,几乎整个餐厅里的所有人都惊呆了,他们望着那个看上去瘦弱的身体撑不住这份桀骜和大胆的男人站在世界上唯一的吉尔伽美什面前,发自内心地指责他的食物。

比流水线上的东西……还要难吃。

“你·说·什·么?”

“您肯定不会相信……但是我看见了每一份热狗的制作过程,我知道玉米淀粉裹放进高热的油温里需要几秒钟的时间,我知道搭配黄芥末和番茄酱的挤压力度和用量,还有放进烤箱的面包表皮怎样膨胀碎裂……”

面前的男人像是回忆起有趣又美味的记忆一样忽然赌着气叙述着一份让所有主厨都觉得不齿的热狗套餐。但在这份叙述里,吉尔伽美什却忽然看到了他今天晚上,或者是很长时间,都期望看到的一个眼神。绿色头发的客人眼睛里像是市中心的喷泉花园一样绽放了奇妙的光芒,吉尔伽美什知道这是什么,他作为一个食物料理的国王,比任何人都知道,都渴望这样的眼神。

那是对食物由衷的赞美和天然又纯洁的饥饿。

——然而这他妈的居然是对着一个餐车上的垃圾快餐爆发出来的?

 

“我看见了,也许是因为我看见了所以……总之我不知道这看起来是冒犯还是让你觉得我是个怪物,但是就是这样……嗯,如果您想要比较的话我可以明天帮您带一份,这个要买到还是很困难的。”

奇妙又怪咖的客人,在乱七八糟的叙述之后声音又变得得体而收敛,甚至还蹩脚地为吉尔伽美什顺了一个台阶而下。在这段乱的像是过水面糊似的叙述里,几乎世界上最伟大的文艺理论家都找不到重点,然而主厨却在一瞬间就理解了,吉尔伽美什觉得自己都被面前的人搞疯了,他花了一半的时间去认真地欣赏那眼睛里漏出来的天真的光芒,又花了一半的时间,用其他地方的感官,理解了他到底说了什么。

“你的舌头是个白长的废物,以至于你是看别人制作食物的过程来理解味道的是吗?”

“我并没有觉得我的舌头和常人有什么不一样……不过您想要这么理解也无妨。”

“哼,真是非常有趣,就算是精神病院都不能见到你这样没用的蠢货。”

在旁人难以捉摸的对话里,这两个刚刚还像是要挥拳吵架的男人,以一种诡异的和平静了,西杜丽有些眩晕地从地毯上捡起了她的空盘子,她一向认为大学选修的心理学足以让她看透世界上所有的人,但是吉尔伽美什曾经的出现让她降低了这个标准,而现在忽然多出来的,这位绿色头发的新客人,让她的标准又再一次削减了一层。

“……那么,误会已经解开了,我可以从您的餐厅离开了吗?”

他整理了一下坐久了的衣服拍拍袖口,像是要彻底终止这场闹剧一样顺着优雅曲线的桌布里滑出来,落在深色的地毯上,朝着这个奢侈又优雅的餐厅挥挥手想说一身再见。

“谢谢您,主厨……”

“我什么时候给了你可以离开的错觉了?”

他抬起头来,金色的灯光像是王冠一样倒扣在他的头顶上,吉尔伽美什上前一步像是抓住本来就属于他的东西一样狠狠地拽住了想要逃离是非之地的那一对白色的翅膀,愉快又恶意地大笑起来。

此刻没人能够挣脱这份邀约与捕获,世间万物都像是食材一样当归主厨所有。

“我要给你那尝垃圾上瘾的嘴里塞点东西,让你知道什么才是食物,你这该死的绿毛怪物。”

 

<<< 

被拽着手的男人有些不安地,在全体客人惊呼的目光里被拽进餐厅的后厨,沿着一路瘫倒的见习厨师的身体他度过了冰冷的巨大冷柜和运货间。他从来不知道一家餐厅原来还有这么多被隐藏起来的部分,吉尔伽美什今天晚上带领着他体验了个遍。

“你……啧,把你的名字给我。”

“嗯?我觉得这没什么必要……”

“我建议你还是告诉我比较好,毕竟我在生气的时候会说出什么肮脏的称呼我自己也不能保证。”

西杜丽像是风一样踩着高跟追在她一直不断嘲讽地老板和古怪的客人身后,平常这个时间她已经躺进浴缸虔诚祷告了,不过看起来吉尔伽美什没有想要放过她的准备。

“好吧,你可以叫我恩奇都。”

“哼,适合你的名字……西杜丽,你可以先好好记住这个名字,毕竟我对这种东西很容易忘记。”

客人,或者说是倒霉的恩奇都先生,此刻并没有意识到他正在被层层包围地带到哪里去,但是逐渐宽阔和奢侈的周围环境却让他敏感的意识到,吉尔伽美什正把他往主厨私人的领域里拽去,毕竟没有一个人能在如此辉煌闪耀的地方安心用餐,恩奇都相信这在装修时黄金的用量足以让工人被刺瞎到呕吐。

终于,终于,伴随着吉尔伽美什明显更加高傲的语气里,他知道到达了终点。沉重冰冷的门打开,精致又洁净到奢侈的厨具发出了风擦过精钢的清脆声响。

不知道为什么,恩奇都第一眼就知道,这里是吉尔伽美什的厨房。

“去角落里找个光线好的地方蹲着。除了别打扰我以外,最好把每一个动作都塞进你那对奢侈的眼睛里,恩奇都。”

“我还是不太明白……主厨。”

“恩奇都先生!”西杜丽终于找准了时机按下了恩奇都又一次点燃炸药的机会,她带着这位奇妙的客人坐到几乎没人坐过的高脚椅上,吉尔伽美什的工作区域就在伸手可以碰到的地方。

这几乎是世界上所有有钱人写在遗愿清单上的顶级座位,然而在今夜之前,这位子已经耗死了七百多个有钱的秃子。

“吉尔伽美什主厨将为您特别料理,恩奇都先生。”

“嗯,我觉得我可能没钱支付这一顿了?”

西杜丽终于笑了起来,她在这干净整洁的厨房里忽然看清了眼前这位神奇又天真的客人的全部,西杜丽望着那金色的眼睛和奇迹般柔软的脸庞,忽然意识到了这场全部都是巧合的邀请里,似乎有了一点不容易察觉的私心。

“相信我,恩奇都先生,您只要尝一口,就是最好的报酬了!”

“西杜丽!你可以到门外去了,每月的高薪不是聘请你来诋毁老板的!”

“是,是……”西杜丽抱着餐盘和点单走出门,她好不容易在漫长的雇佣生活里看到了吉尔伽美什一点属于人的,可以让她学到的心理学彻底看穿的要素,这让她的脑袋里都异常开心地飘起了奇妙的味道。但是此刻她笃定,这件事情即使是她万能的上司都还丝毫没有察觉。

“祝您用餐愉快,恩奇都先生。”

 

金属的门无声又沉重地合上了,恩奇都现在就算无奈也只能把目光投回吉尔伽美什的身上,他今天已经吃够了一辈子该吃的高级料理,然而那堆肉类就像是原料分解一样只让他产生了沉甸甸的饱腹感,他坐在高高的凳子上几乎和整个料理台平行,这样的高度让他足够看到吉尔伽美什的每一个动作,然而这样凌驾这位奇妙又高傲的主厨先生,却让他的心里产生了极度不安地心情。

“主厨先生……”

“我说过了,别打扰我。”

“嗯……行吧。”

恩奇都叹了口气,但很快他便连呼吸都无意识地放轻了。

低频的蓝色火焰在平底锅下点燃的瞬间,一种奇妙的领域就像无形张开的网一样从角落里静静收缩。恩奇都几乎是在瞬间就知道他坐的位置有多么神奇,他像是坐在魔法师的怀里看他变一只鸽子一样近,调味过后的芝士锅里泛起了粘稠的咕嘟泡沫,已经被浓缩鸡汤煮稠的红烩饭里干香料和洋葱配料的味道已经塞满了整个空间,吉尔伽美什横向划开龙虾肉毫无痕迹地切割成片状,投入芝士中的蓝色肉体立刻像是被烫高潮一样蜷缩泛起深红色。木质的炒勺随意地搅拌翻炒,吉尔伽美什修长的手指居然把盐和胡椒都搓的像是梦幻般震落的药剂,恩奇都沉浸在前所未有的震惊里,以至于主厨熄火扣盘的瞬间,他无意识地发出了喉咙轻颤的声音。

他不知道该如何形容,大概像是有一百个学院车热狗,正堆放在他的面前一样,充满着奇妙的吸引力。

“哦,你终于打算变成人了吗?现在就让我看看你到底是拙劣的演技还是真的靠眼睛来品尝……把嘴张开,怪物朋友。”

他被操控了,在这间属于吉尔伽美什的厨房里,他连自主权都被彻底剥夺,他第一次意识到人类对于食物的渴望是这样一种激烈而欲求的东西,恩奇都今晚第一次乖乖地听从这个本来就该主宰一切的主厨的命令,他低下脑袋来轻轻含住了那只伸过来的精致银餐勺,从近处传来的得意笑声让他极其地不安,然而这要了全世界人味蕾的奇妙勺子立刻因为他见证了食物的诞生,第一次把食物的美好传达到他的脑海里,恩奇都有些惊讶地颤抖了起来,丢脸又特别丢脸地下意识竟然咬住了吉尔伽美什握住的勺子。

主厨愣住了,然而恩奇都就是这样咬着他的勺子,像是中了什么咒语一样一点也不松开。

“很好,很好……你真是太有趣了,恩奇都。”

他无知的动作几乎是在同时便在他不知道的地方取悦了主厨坚固地就像黑面包一样的心脏,吉尔伽美什连他自己都无法意识到他现在的言行和笑声里包裹了怎样巨大的愉悦和温情,再没有独享这样贪婪又纯洁的饥饿更让一个厨师得到满足了,吉尔伽美什甚至想立刻绑了这个家伙送到拉美西斯面前疯狂炫耀。

“我……我得向您道歉,嗯我……”

“不,道歉的话我们以后慢慢说……恩奇都你……”

“不,因为我的无知而给您造成了这么大的困扰,我认错了,这真的是我的错误……”

恩奇都下意识地开始道歉,而同时他又为了那一勺烩饭而产生了想要再吃一口的巨大渴望,但这可怜的怪物心里却几乎是在瞬间将吉尔伽美什的行为看做是惩罚,这个受了他污蔑的伟大厨师正在用这辈子只能尝一口的方式给他送上惩罚,这竟然让他单纯又自由的生命观里产生了近似绝望的难受。

“……我向您道歉,说真的我都有点想要在这里流泪……”

“不!不需要这个多余的仪式……现在最重要的是先把你的联系方式和社交账号给我,哦,对了,给西杜丽也一份,我忙不过来的时候可以问她……”

“不,主厨先生我还是……嗯?您刚才说什么!”

恩奇都忽然从罪恶的自审里抬起头来,他有些惊慌地像是以为自己出现幻听了,只好抬起头来再都询问一次。

“嗯?我说的有问题吗?把你的账号和号码留一份给我不对吗?”

“可是,您要这些有什么用啊!”

在几乎静止的厨房里,两个人都在这无法理解的对话里陷入了深深的迷惑,然而主厨是删除庖解的工作,吉尔伽美什丢了勺子到盘子里,恩奇都仍旧坐在耀眼的高脚凳上,从上落下的眼睛里像是融化了一样塞满了他很久没有看到了东西。

“不留这些我怎么找到你?”

“找到我?”

吉尔伽美什在对方疑惑的目光里终于找到了问题的关键,他再一次感叹这迟钝的稀奇怪物的脑神经,主厨再一次舀了他珍贵到无价的红烩饭递上来,恩奇都已经喂养得标准,立刻张开嘴来咬住了这令人赞美的勺子。吉尔伽美什便在这神赐的赞美里大笑着低声宣布了夜晚的结束。

“我需要你的舌头和眼睛,从现在开始只为我,你听明白了吗?亲爱的恩奇都。”

 

【TBC】


————————


西杜丽:主厨,你确定这不是性骚扰或者人贩行为吗?我要报警了。


—————————

请不要在意这篇文章的逻辑,应该是从头到尾的傻白甜毫无波澜的废物故事。

可以吃吃喝喝谈恋爱就够了嘛


 

 

 


评论(16)
热度(506)

© 四点水战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