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点水战士

业余深夜诗人

【闪恩】玫瑰泡沫

玫瑰泡沫

 

#吉尔伽美什(术)X恩奇都

#幻想物种出没||没有意义的低俗作品||限制级注意

#不好意思,都是我低俗没品的O癖



<<< 

盐潮的气味把灼热了整整一日的海洋吹冷了送到王面前。

吉尔伽美什坐在木质的小舟上轻轻晃了晃他的鱼竿,远处昏昏欲坠的太阳将海岛上嬉闹的众人拖成长条的灰色阴影,过不了多久红色的弓兵便会在沙滩上支起火焰和油脂的烧烤架,然后橙红色脑袋的的矮杂种便会手舞足蹈地感动地大喊大叫——迦勒底的御主,或者说是他现在不愿意承认的御主,是个被莫名其妙丢到荒岛上还能开开心心殴打螃蟹捡材料的奇怪人类。

太阳越沉越低,沙滩上成捆的木材已经快要初见雏形了,然而王还是坐在他不知道哪个出典的木舟里随着变了色彩的泡沫起伏飘荡,他赤裸的脚踝边上堆积了一群奇妙闪光的素材,那些深蓝色的透明薄片即使在暗光下都如同宝石般散发着光芒。这是千里眼也预料不到的事情,藤丸立香十二个小时前哭嚷大叫地分派人手去深海中收集这些薄片,而被打发到远离陆地的地方工作的,除了能随时掏出神奇道具的他以外,还有就是——

王忽然抽动着手腕扬起了鱼竿,虚空的鱼钩下自然没有谄媚的水中生物献身做晚餐,然而数秒之后他的身后便传来了割裂海洋的喧嚣声,咕嘟作响的白色泡沫里生长出不该在海洋中出现的耀眼深绿。

有了世界上存在的一切宝物,那有什么理由不搭上一个连世上不存在的宝物都能搞到手的家伙呢。

恩奇都挂在船边上有些吃力地贴着甲板喘气,整整一天的加班让他闲散了很久的仓库体质不太好应付,摇摇晃晃的木舟比寂寞充满杀戮的深海要柔软太多,一贴着他熟悉的杉木料他便微笑地长叹了一口气。

王侧了侧身从他不变的位置上爬起来靠到甲板上,沉沦的日光此刻因为背对着礁石散发着奇异多层的光芒,它们贪婪又迷惑地贴着白色扬起的矮帆,然后一路稳稳地落到紧贴在甲板上的那具赤裸的身体。恩奇都的长发被海水打湿还来不及擦干,湿润搅合着缠绕在一起贴着他光滑的脊背蔓延开来,直到落进海水里和他隐藏在深蓝色里的另外一半骨骼和肉体浅浅消没。

“终于拿到第一百个了?”

吉尔伽美什无奈地蹲下身来,恩奇都听着他的话却像是在云雾深处一样,只能疲劳地用下巴蹭蹭甲板表示同意,吉尔伽美什盯着那湿漉漉的脑袋骤然觉得心情不爽,于是王贴着被他挚友已经弄湿的甲板趴地更深了一点,接着伸手捧着他的下巴把他抬起来。

“你再宠那个橘子头的疯小孩也要有点度数。”

“……嗯。”

恩奇都无奈又觉得好笑地发出了气声,他知道吉尔伽美什还是没打算理解他作为一个制造物的奇妙心理,但是被吉尔这样地教训还是使他一如既往地有些愉快,他贴着吉尔伽美什的手心持续动了动脑袋,后者像是忽然意识到了什么似的长长的啧叹了一声,然后伸出手来小心翼翼地替他掰开嘴唇。

柔软的嘴唇和舌头之间紧贴着边缘锋利的薄片,深沉的蓝色轻松地掩盖了恩奇都嘴唇间原本温暖的色彩,这让他看上去更不像一个人形的生物体。

吉尔伽美什小心翼翼地扩开他的嘴唇,手指摸索着在温暖潮湿的口腔里把最后一片该死的素材材料轻轻取带出来,恩奇都在深海里大约用掉了他固有的魔力,居然连携带素材都得用这么原始又愚蠢的办法。

坚硬粗糙的硬物一丝不差地卡在唇舌之间,稍不留心就会碰到柔软的组织肉体,吉尔伽美什不得不在越发暗沉的光线里凑近了努力稳住手心。此刻从他的小泥巴朋友身上滴落的海水和液体就像是融化的蜜糖一样浸湿了他的手臂,礁石间他们贴的如此之深,仿佛那片深蓝色的薄片是一只箭矢,从神秘的地方悄然出现然后漫长又缓慢地洞穿了他们共同呼吸的咽喉和嘴唇。

那片蓝色的素材便在如此柔软的呼吸间被一点点取出来,吉尔伽美什的力气用的很好,粗糙尖利的边缘并没有割伤恩奇都半点,然而这样美妙的场景如果神让他们错失了机会,那么他自当从天空轰然坠落。

恩奇都颤抖的湿润睫毛上掉下来一滴水,它自然而然地砸落在吉尔伽美什的手指上,也自然而然地让他们在这样贴近的角度里,奇迹般重合了快要融化的目光,王在黑夜快要降临的瞬间,像是被这融化的黄金烫伤了一样抖了抖,受难的恩奇都立刻抽痛地猛缩了一下,于是空气里立刻传来血液割伤的浓厚味道。

“……等下!你给我看看!”

“没关系……没关系,很快就好了!”

恩奇都咬着牙慌忙地在甲板上直起身想要起来解释,然而他明显忘了此刻泡在海里的另外一半身体到底是什么样状态,宁静的大海再一次抽动起剧烈的泡沫盒浪潮,翻滚着像是有什么东西要跃水而出,这巨大的声音让王更加疑虑了起来,他抓着恩奇都翻滚的手臂便像把他从水里拉了下来,然而两个神子的巨力此刻在人间又巧合地再现了,木质的小舟即使是圣物也禁不起这样的折腾,于是它干脆罢工倾斜了,直愣愣地就把常年坐在河流边上不知道大海险恶的两个混蛋,抛进了海里。

咕咚轰隆的声音在安静地海洋里甚至传不到荒岛上寻欢作乐升起滋滋肉味的沙滩上。

 

吉尔伽美什没有坠落过海,即使他当初下潜深渊,也从来不是用这样狼狈傻子般的状态急匆匆地落下,深海的寒冷比冥界温暖了很多,然而也足够他嘴里鼓着气破口大骂,藤丸立香在岸上打出了全垒打的夸张喷嚏。

但失重感和危机在吉尔伽美什拥有一切的时候,是持续不了多久的,在咒语还没有召唤之前,他便感受到了奇妙的触感从他脚踝上传来,那是一种柔软又粘稠的贴近,它们紧紧地缠绕住了他的身体之后便拉扯着他脱离水面,在重返海面的潮湿空气里,吉尔伽美什有趣地先听见了他熟悉的心脏跳动的声音。

恩奇都紧紧地抱住他,连同他今日才会变出来的尾巴。

“吉尔!你没事吧!”

“我潜过的水可比你想象的要深多了,恩奇都。”

吉尔伽美什王即使在水里还是一样可以发出人神愤怒的嘲讽,当然恩奇都不算人不算神,所以他竟然安心地叹了口气,藤丸立香教给他的神秘物种的形态虽然变换起来耗损的魔力太多,但是在海里这样的状态却能够使他抱着吉尔伽美什还能继续游动,虽然人鱼尾巴紧贴着王滚烫的身体传来了奇妙的触感,但是至少在这一刻他还是由衷地感谢他博学广识的橘子头小姑娘。

“嗯现在怎么办,你知道你的船飘到哪儿去了吗?”

“等它浪够了会自己飘回王财里去。”

恩奇都有些无奈地在广阔的海洋上搜寻了一番,但那搜形状夸张的船还是如同融化了一样消失不见了。

“那我们要回去吗?御主说晚上会有庆祝搬完小卖部的晚餐烤肉?嗯……”恩奇都思考了片刻后悄悄提议说:“要不我把你拖……”

“你敢让我在橘子头杂种那里丢脸,我就把她给先宰了!”

“难得的庆功宴,王不出场很遗憾的。”

恩奇都的确不管什么时候都把他的宝贝贤王塞在头顶上,而且他一点都不意识到如果这个金光闪闪的王不屈尊驾到的话,沙滩上的红蓝英灵会高兴到发多大的酒疯。

“恩奇都……”

白日的光潮推落之后,夜晚的月光会很快浮上来贴近海洋,吉尔伽美什一点都不知道为什么在如此冰冷的液体浸泡里他会产生这样冲动的欲望,他只是记得曾经深渊里冰封灵魂的那次下潜里,他也幻想般地收到过他今日拥有的这个熟悉的拥抱。

是柔软又熟悉的恩奇都的拥抱。

“……和你的王一起度过一个夜晚吧,我不想听见杂种们吵闹的声音。”

他揽着恩奇都的肩膀碰了碰他结痂的伤口,浅水的人鱼在月光底下散着奇妙般咬他心脏的光芒,恩奇都楞了一下就反省过来了,他伸长了脖子优雅地亲吻了王跳动到开始燃烧的胸膛。

“嗯,好呀。”

人鱼卷着他的情人,在月光底下带着黄金的王深吻潜逃。

 

————

沙滩有奇妙的味道


【end】

我够好了吧。

评论(38)
热度(787)

© 四点水战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