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点水战士

从不睡觉诗人

【闪恩】long love letter(一)

#吉尔伽美什x恩奇都

#为了一个结局而写的全是梦的故事

#吸血鬼paro

 

 

(一)

 

      ·新约一·

 

卫宫士郎压了压工作帽檐对着最后一辆远去的车辆弯了弯腰,滴着汽油的油枪顺着弹簧回到加油机里,他朝着郊区路口的防护林看了一眼,黑色的机车停在那儿已经有整整一个小时了。

空气里全都是令他呛口窒息的同族的气味。

或许说那位大人物并不认为,他们是可悲的同类。

深夜的加油站里已经没有排队等候的车辆了,空荡荡的红色区域里只剩下一个打工的年轻人靠在便利店的柜台上深沉入睡,凡人的心脏起搏就像是无人街区里闪烁的红色信号灯,无情冷漠地徘徊在他们两个心脏都不会刻意跳动的非人之间。

已经没有任何屏障或者理由忽略对方了,况且那样摆明了是在等你觐见跪拜的姿态也让卫宫士郎放弃了挣扎逃跑的念头,他原地踩了踩脚发出了忧愁的哀叹,深褐色的眉间耸起,就像是套着镣铐走向绞刑架的犯人,压低着脑袋走过了一个街区的宽度。

吉尔伽美什的领域范围依旧像是苦不堪言的回忆里一样,呛人、灼热。他知道他从来不亏待自己,那副看上去冰冷的皮肤底下流淌的全是素食家们无法想象的可悲的血液。每一个他们都知道,所有的力量全部都由血液和凝固的时间组成,此刻面对这个不知道刚刚杀了几个人的老古董,卫宫士郎自认倒霉地把自己和一只弱鸡划了等号。

“尊敬的吉尔伽美什……”

“一个小时,36辆垃圾车,你的敬词和你的行为明显不符合啊,杂种货。”

努力工作的可悲之人紧张地握起了拳头,他腐朽的心脏咯噔一声响,像是喉咙里砸进了铁块将他烂掉的内脏碎成了一片灰烬。

“请您原谅,像我这样的人,工作已经耗费了全部的精神力,未能察觉您的出现,也是我浅薄的精神的局限之处。”

“别恶心我了,杂种的生活方式还真的让人滑稽地想笑到作呕。”

“您不必要特地跑过来一趟讥讽我吧,英雄王。”

“我看上去是那么闲吗?”

“……那么有什么还请您直言。”

卫宫士郎差一点就把是挺闲的吐槽说出口,但严谨的脑内克制拯救了他,褐色的非人在沉默里抬起头来对着金色的古老贵族投向了数十年来的第一眼,吉尔伽美什自然还是和从前一样的容颜,即便西装褪下换成了笔挺显瘦的机车服,他的双眼还是同无穷的宇宙岁月一样地涵盖万物,戏谑又冷漠地注视着世间的一切。

他是王,他是跨越了历史艺术时间和美的——

世间最伟大最扭曲的存在。

 

“我来问你,杂种货……”

卫宫士郎沉默地点点头,他已经不和数十年前一样低智而无脑了,黑色的遗传血液告诉他要臣服,即便他不臣服,也必须对上位者保持着尊敬和敬畏。然而他还是敏锐的,强大的直觉告诉他,面前的人有些焦躁和不一样的气味。

“恩奇都有来找过你吗?“

“什……什么?”

“啧……我问你有没有见过我的恩奇都!你听不懂吗杂种货。”

卫宫士郎觉得天旋地转起来,甚至有一瞬间他觉得自己像是跌入了他不知道的世界,无知和不可能的梦境缠绕住了他的精神,他呆呆地望了望吉尔伽美什,像是数十年前一样跟他说起话来。

“我……没有,可是这种事情为什么来问我!难道不是你最清楚吗!”

 

“我感受不到他了。”

漆黑的夜里传来吉尔伽美什悠长深邃的呼吸,他像是被切割掉一半的身体一样虚弱地回答杂种低级货的询问,郊区的风吹着他的头发发出摩擦的声响,远处便利店里跳动的人类的心脏是如此的聒噪和绝望。

他的世界里少了那个心脏的声音,以至于他都忘了自己原来所在的世界,是这样的寂寞和空静。


 

       ·旧约一·

恩奇都来的就像是他给的讯号一样快乐和猝不及防,吉尔伽美什刚在巷子闻到那熟悉的气味的时候,他已经在巷口那盏灯昏暗的路灯下转了个圈出现了,侧着弯腰的身体像是黄金分割的弧形,柔软的长发蹭在地面上发出沙沙的声响。

“吉尔,我们去约会吧。”

他远远又微笑地说,吉尔伽美什一肚子想骂的他的话便荡然无存。

非人的物种之间血脉的连接是如此的奇妙,他们的心脏在彼此的胸腔里就像包裹着一般缓慢地同时跳动着,即使恩奇都因为好奇或者天性跑窜到世界上的任何一个角落,吉尔伽美什都能在他的棺材里感受到他变动的情绪和反复无常的有趣思想,如果他们心血来潮,甚至能够分享视野和在心脏和血液里说一个晚上的悄悄话。

然而远离并不能让人快乐,只有相见和触碰才能让他的独占欲安定,于是恩奇都还是会恰到好处地从黑夜里跑出来,给他全世界永恒且唯一的共犯一点甜蜜的惊喜和安慰。

他们沿着深夜的大街一路牵着手缓慢地走了一长串路,柳条枝和浓郁的夜间花园的味道散布在温暖的夜风里,绕过一家葡萄酒酒窖之后是一栋看上去和他们在一起那个时代差不多的建筑,发黑磨损的石像之间依稀传来了熟悉的花纹和材料的质感,恩奇都小心翼翼的走上前去,映着暗沉沉的灯光看了看紧锁的大门。

“你半夜回来就是特地让我看一眼你做小偷的英勇事迹吗?恩奇都。”

“当然不是这样!”

恩奇都像是被刺激到了一样转过头来,他拉着吉尔伽美什的手一起放在了铜黄的锁眼上,在神都逊色的力量面前,一切金属和合金都是脆弱的法式甜饼。

他看着一碰就碎的锁推开了面前的大门。

“是我们一起干这样的事。”

吉尔伽美什又一次妥协和溺爱,他被牵着手带进共同犯罪破门的小殿堂,这样古老的建筑在这座城市里除了教堂就是私人的奢侈建筑,放在这个时代后者的可能性要比前者大上一倍,柔软的灯光底下他看见了墙面上盖着红色绸布的收藏画像和雕塑,洁白的大理石在暗色的布料底下勾勒出肉体的痕迹。

“这是谁的垃圾储藏室被你发现了?”

“我不知道。”

恩奇都向前走了几步掀开了红色的布料,他像是从这间昏暗的私人博物馆的画里走动了起来一样又轻又缓,跨坐在老旧的黄桐木椅子收藏品上,伸手拿了一只水晶的旧式皇冠放在自己的脑袋上。

“可是它现在是两个小偷的博物馆了,吉尔。”

浪漫,低贱,文明,犯罪者。

吉尔加美什扶着摇摇晃晃的椅背,支撑着不知道正反而被带歪的水晶皇冠低下头来,他亲吻了这个罪恶的假王后,就像是吸食梦境一样咬着他的嘴唇和他唇齿相依,昏暗的无人博物馆里,只能听见他们互相包裹着的心跳震动的声音。

还有彼此血液交换的甜蜜气味。

“你这一次打算在我身边呆多久?”

“我一直都在你的旁边,吉尔。”

“我不够,你就不能像以前一样躺在我的棺材里吗?”

吉尔伽美什扶着恩奇都的脸颊有些愤怒地捏了捏,他的身体里此刻燃烧着恩奇都身体里停留过的血液,这让他难得得安逸和满足。

“约会还没完是不可以提要求的,吉尔。”

恩奇都眨了眨眼,他的眼里流着深沉滚烫的金色,像是无数个有着情人的梦境叠加起来塞在他的眼眶里,他拉着吉尔伽美什的手走到建筑的中央,那里清澈的玻璃顶上是潮湿温暖的月光,无情的颜色照耀着他们的皮肤就像纸一样的洁白无垢,和环绕着的大理石雕像几乎没有任何的区别。

“我听见昨天晚上你在叫我的名字,但是因为睡觉之前我们的思维总是搅在一起,所以到最后我都分不清,到底是我在找你,还是你在找我。”

恩奇都望了望月亮小声的开口,吉尔伽美什立刻无情地嘲讽:

“我几乎每天都在找你。”

“所以我发现了,我也在想念你……我要保留我对你的一切感情,吉尔,呆在你的棺材里就是剥夺了我对你的想念,我做不到的,那太可怕了。”

“所以我还是给你一个晚上的礼物。”

恩奇都躺在月光照的温暖的玻璃地板上,像是睡眠中死去的人一样双手合十地交握着,血液的气息在他的身上总是很淡,即使他照样每日为了生存优雅地屠杀和掩藏身体,但是血液的味道在他的身上就是不沾染痕迹,吉尔伽美什无奈地看着躺在月光里的他唯一的花朵,觉得世界就该这样,围绕着恩奇都旋转,这是他宇宙里唯一敢乱窜和不守规矩的流星,可却比整个世界都要更受他的溺爱和爱情。

“约会结束了吗恩奇都?”

“嗯……大概吧,我把这里已经看完了,没什么重要的。”

“那你现在归谁了?”

他在银色的月光底下睁开了眼睛,笑着爬起来亲了亲他的嘴唇,吉尔伽美什的嘴角有血液和葡萄酒的气味,就像他看着他的目光一样又缠又腻。

“我知道啦。”



       ·新约二


“所以你现在打算怎么办,沿着所有不死者的气味网把你的那位找回来吗?”

“自然。”

“如果没有呢?”

“没有如果。”

吉尔伽美什悠长地望了望月亮,城市里灰霾色的天空堵住了,什么光都看不见。

“这也是你们唯一存活的出路。”

 

【tbc】


——————

缓缓更吧

有很重的个人趣味向而且并不服务大众

评论(9)
热度(274)

© 四点水战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