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点水战士

从不睡觉诗人

【闪恩】Finding Nemo

FINDING NEMO

#吉尔伽美什X恩奇都

#星际宇宙私设梗

#调情/幻想生物/R18

 

<<<< 

“呼……今天是什么该死的联邦纪念日吗?我居然在门口挤了整整半个小时。”

蓝色皮肤的臃肿球挤着他密密麻麻的八只脚蹭到酒柜吧台上,喘着粗气就把酒保端上来的阿克雷里盐酸闷头喝了下去,红色的蒸汽从他头顶的毛孔里发出像是汽笛一样的嗡嗡响声后,他才安静地瘪了下去,瘫倒着就像是一块涨了毛的猪肉。

“只是一艘星际舰的归航日而已。”

“哇哦,只是一艘星际舰的归航日,别说的和联邦法定狂欢节一样轻松行吗兄弟?归航日每天都有,今天酒吧门口的金利特星妞都快把羽毛怼到我的气孔上了好吗……再来一杯!”

“吼,那的确是你平日里享受不到的殊荣。”

黑领结西装的酒保擦完他第156根触手上的高脚香槟杯后不紧不慢地送上了一杯新的盐酸。

“……的确每天都有星际舰的停泊和归航,但是重要的不是那艘舰路过这儿,重要的是那艘舰上装着什么东西。”

慢悠悠,无骨的身体肌肉拉伸,蓝色臃肿块看着凑近的悬浮头颅,忍不住抖了抖头颅。

“那,那今天归航的装了个什么东西?”

“没什么东西。”

酒保将他的眼睛贴着眼眶转了一圈,又慢悠悠地逛了回去,无知的蓝色肿块的智力水平显然排在联盟一半以下,而且好懂地非凡,蓝色的肿块在一瞬间膨大变紫,显出了他的极度不耐烦和暴躁。

“所以你和我聊这么久还是说了个屁?我喝了几杯了?算了再给我一杯……唉你还没告诉我答案呢。”

“那艘舰上有一个奥罗拉。”

“什么?”

“那是第三空间还未向联盟开放的神秘星球,你这个傻大个连这个都不知道!”

蓝色肿块手边的酒杯忽然响了响,他眯起眼睛才看见一个阿卡利亚迷你人正举着扩音器强行加入对话,他的皮肤呈现出醉酒的深红色,颧骨高高地长者一层黄色绒毛。

“怎么,不知道这个很奇怪吗!”

“当然很奇怪啊!那可是传说中是否存在都不知道,甚至现在都被视为是神存在的秘密星球啊……这样说的话,你是不是不知道一个奥罗拉意味着什么?”

小个子醉醺醺地跳起来又躺倒,蓝色肿块似乎很有兴趣地升起一只手来帮他扶住了扩音器。

“我发誓我是今天第一次知道这个词。”

“垃圾!庸俗!这个酒吧怎么还有你这样的大肥肉脑子!”

小个子暴跳如雷,触手很多的酒保今天大约骗给了他不少酒精,以至于他挑起来的时候就像是一只撞晕了的苍蝇,他冲着蓝色肿块指指点点,像是在痛骂家里不成器的儿子一样对他说话:

“一个奥罗拉人可以成为世界上任何一个人,任何一个物体,甚至是仅仅幻想里的,不存在在这个世界上的存在……你懂吧,这是神迹,是神创造的最完美的物种!”

他踉踉跄跄地扶着蓝色肿块的触手走了几步,又像是在做梦一样朝天哀叹:

“任何东西,任何存在……充满美和幻想的一个晚上,如果可以……啊”

“你卖给这个家伙多少酒?”

蓝色肿块终于忍不住了,回过头去问了一遍还在擦杯子的酒保,后者漫不经心地眨眨眼:

“至少能让他一个晚上都做个好梦。”

叮的一声,他把第56根触手上的杜松子酒放在托盘上,冰窖里的冷冻樱桃丢进去,粉红色的蒸汽像是烟一样地消散开来。

“您的点单。”

吉尔伽美什点了点头,伸出指甲盖来碰了碰水晶杯口的冷雾气。

他坐在圆弧形的酒台角落里,金色的的发尾都隐藏在光看不到的地方,他离着那群地球造物主绝对看不上的恶心生物远远的,像是地狱血海岸边上一个带着沙滩帽度假的米迦勒。

虫子会离本能地离杀虫剂远远的,长得像虫子的智慧生物也一样。

“你也听见他们刚才说的了吗?”

也许他错了,这个地方居然还有着敢来招惹他的家伙。

吉尔伽美什斜了斜视线转到声音的来源,靠墙的一边像是忽然生长出来一个头颅一样窜出一个人形生物,厚实的带帽衣服把他的脸和身体都遮得严严实实,吉尔伽美什有些好奇地朝着这个听声音是个上位性别的生物,很少有人可以悄无声息地接近他,而且像是一开始就待在那个同伴座位上,距离恰到好处得又亲近又不谄媚。

“你指什么?垃圾场杂种们的性幻想对象吗?”

“哈,这是个非常有趣的定义!”

看不清脸的人像是听到什么巨大笑话似的发出了一连串的声音,在这笑声里吉尔伽美什迅速地检查了一遍,看似宽大的衣服里没有出现多余的器官和分泌物,虽然他看上去略微低于联邦人类男性的平均体型,但是人类或者混血的可能性还是非常高的。

帽子男笑够了,伸出双手来扒拉着酒吧台休息了一下,吉尔伽美什瞥到他藏在袖口里的圆润的十个指甲。他的手指看上去修长柔软,但是影影约约地还能感觉到一种奇妙暗藏的力量。吉尔伽美什挑了挑眉毛想更多地探查了一番,然而藏在布料底下的人却忽然转头看向了他。

他看不见那藏在帽子底下的眼睛,却忽然伸手握紧了盛着酒的高脚杯。

“……你在观察我吗?”

吉尔伽美什听见眼前人的突然发问,接着柔然粗糙的衣服磨蹭着,那漏出来的半张脸朝他缓缓地靠近了过来,酒吧的后夜场开始转场柔和,拉长细碎的音乐底下低沉的尼日亚星雌性开始唱歌。

“能告诉我你观察我的理由吗?”

光从遥远的地方转过来,他已经近到能看见那帽子底下藏着的头发和眼睛,杂乱的灯光将那个人身上的所有颜色都剪碎了融合落下,那是他见过的世界上最复杂最迷人的深金色。

“你觉得我的理由是什么?”

“我不是人类。”

“那糟糕了。”

吉尔伽美什闭着眼轻蔑地笑起来,他伸手摸着他的酒杯举起来,冰冷的酒杯还没有彻底回温,湿润的冷凝水蹭了他一手,接着他便像是对着他的情人亲声呢喃一样恶狠狠又温柔地回答:

“我只和人类做爱。”

“我觉得,你的回答不是这样的。”

金色眼睛的男人比任何人反驳他都快,他像是志在必得地翘起嘴唇,吉尔伽美什发现他像是丛林中的鸟羽一样有着柔软湿润的头发。

“你找不到你的酒杯了吗?人类先生?”

他悄悄地抬头,手指在他的手心里画了一个圆圈,浮光掠影的角落里,那杯从未动过的杜松子酒小小的沉浮了一下,红色的樱桃像是被鱼拉扯的鱼钩。

“你握住的是我。”

 

<<<<<<

刷星际公交车卡上车

<<<<<


【END】


————————

”可我还要回星际舰上工作啊!?“

”嗯 ,忘了和你说我刚把你那艘垃圾船给买了。“

评论(12)
热度(441)

© 四点水战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