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点水战士

业余深夜诗人

我的父亲没有墓地。
他站在亮亮的月光底下,双亲的遗传在他身上融二为一。
血族和泥巴种死了
就都是太阳下分不清的一堆灰烬

评论(6)
热度(60)

© 四点水战士 | Powered by LOFTER